初恋真实故事 - 巨乳波霸影院



  大二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男生,他叫王彬,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我们认识的方式也很意外,那时我报了一门选修课,有一天下课的时候王彬
冲过来对我说:「你好,我们能认识一下吗?」按说这家伙长得也不帅,又没有
什么值得我注意的地方,可我当时偏偏就点了点头,然后他就陪着我走回了宿舍。

  路上我和王彬互通了姓名和院系,他对我说已经注意了我很久,一直不好意
思开口跟我说话,现在这门选修课马上就要结课了,再不说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于是就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我当时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喜欢
他的勇气。

  然后在我认识王彬的三天后,我在图书馆里又看到了他。

  那天我去图书馆自习,回想起来,我大学四年上自习的时间加起来也不会超
过十天,可那天居然就去了,但在百无聊赖地坐了十五分钟之后,我还是忍不住
想要出去走走,就在我下楼的时候,在楼梯的转角处遇到了王彬。

 〈到我的时候王彬笑得很开心,我记得自己当时鬼使神差地问他:「要不要
出去走走?」然后还主动给他买了一杯可乐。

  他当然很愿意,我们在校园里的路上一边走一边聊着天,王彬说他刚去了我
的宿舍,别人告诉他我出去上自习,他就找到图书馆这里来了。

  王彬的运气真不错,因为我们学校没有固定的班级教室,上自习的人基本上
是哪里人少就去哪,他这种找人方式其实跟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分别,可他偏偏就
遇到了我,就在他刚刚走进图书馆还不足两分钟的时候,就算是现在想起来,我
也只能说那是天意使然。

  这一天他送我回宿舍的时候对我说他喜欢我,我当时心里很高兴,但是没有
做出任何反应,答应或者不答应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干脆点儿说是因为我
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答复他。

  回到宿舍放下书包拿起毛巾和洗面奶到水房洗脸,在这整个过程里我的脑子
始终都是一片空白,王彬的表白来得太突然,突然到令我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等
我洗[全本完结]脸提着裤子魂不守舍从水房走出来的时候,一个男生在楼道里跑了过去—
—女生宿舍本来是不该有男生进来的——吓得我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然
后裤子就掉到了大腿的位置,好在我的内裤穿得很整齐,而且那个男生并没有回
头看。

  捡起毛巾回到房间,大姐问我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我就把这两次遇到王
彬的事情跟姐妹们讲了,她们一致要求我带王彬回来给她们看看,然后她们再帮
我参谋参谋,不过在我看来她们就是一群大嘴巴的八卦女人。

  后来我就成了王彬的女朋友,一切顺理成章,我没有直接说我同意接受他,
但我很清楚地记得我主动挽了他的手臂,然后他抱紧了我的腰。

  我已经忘了我们第一次接吻是在什么时候,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上了大三。

  大三的上学期王彬认识了一个在学校任教的老乡,那个人住着学校分配的宿
舍,但是本人并不在那个宿舍里住,于是就把宿舍的钥匙给了王彬,此后王彬开
始不定时住在那里,我也偶尔会去那里找他,有一次我在王彬上厕所的时候无意
在他枕头底下发现了一本黄书,内容露骨得让我脸红心跳了好几天。

  其实我对性这种事并不陌生,虽然我没有经验,但是各种信息都会从网上或
者聊天的过程中闲扯出来,女生私下聊天的时候远比男生要开放得多,至少我是
这么认为的,尤其是我们宿舍的那一群,夏天的时候从来都是只穿着三角裤裸着
上身走来走去,偶尔还会互相比一比谁的胸更大,哪个的屁股更圆更翘。

  学生时代的恋情单纯而且直接,所以放假时的思念格外的强烈,但是在老爸
老妈面前我又不敢表现出来,于是就这样一直压抑着感情直到大三下学期开学终
于爆发了出来。

 —学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在散步之后回到了王彬老乡的宿舍,关上门亲吻的
时候我能明显感到内裤里有些湿湿的东西,这当然也不是第一次,我不记得我们
拥抱了多久,反正到了我打算回宿舍的时候才发现已经错过了女生宿舍关门的时
间。

  既然已经回不去,我只好住到这里,我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王彬很温柔地给
我盖好了被子,我让他回去他自己的宿舍,他先是答应了,但最后还是没有走。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会拒绝别人,王彬躺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吓得几乎不敢动弹,
好在已经关了灯,我嘱咐王彬不要碰我,他也同意了,不过在安静了几分钟之后
他还是抱紧了我的身体。

  虽然我们都穿着衣服,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下身某个部位硬邦邦地顶着我。

  王彬解开我衣服扣子的时候,我的心差不多都要跳了出来,身体像过电一样
哆嗦着,王彬也是一样,在他第一次摸到我的乳房的时候,他的手颤抖得好像一
个垂危的病人。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是不是也像我当初那样,上身[全本完结]全赤裸之后我就[全本完结]全放弃
了任何反抗的念头,任由着王彬脱下了我的裤子和内裤,只有在他想要开灯看看
我下体的时候我才拦住了他。

  我光着身子躺在黑暗里,听见王彬脱衣服的声音,然后一个火热的男人身体
就趴在了我身上,我依旧不敢动,好像生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王彬拉着我
的手向他的下体摸去,接触到毛发的时候我如同被火焰烫到了一样连忙收回手来。

  王彬分开我双腿的时候我犹豫了,虽然我早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但没
想到会在这样的一个嘲中到来,他的手摸在我的下体,我感到一丝恐惧,此外
也有一点儿小小的兴奋。

  接着男人的阴茎就触到了我最隐秘的部位,那个东西来回顶了顶,我听见王
彬气喘吁吁地说:「怎么进不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我伸
手摸着他的脸,发现他满头都是汗水。

  我把腿又分开大了一点儿,感觉到腿上的筋被抻得有些疼,然后在尽量不去
碰触阴茎的情况下分开了自己的阴唇,这一次王彬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位置,阴茎
一下子刺了进来。

  我之前也曾看到过一些文章,无疑例外地是说第一次如何如何舒畅,所谓的
疼不过只是一下子等等,但我被插入的时候唯一想做的就是骂娘,那种被撕裂的
疼痛绝不是文字可以形容的,我能找到的最贴切的比拟就是把刚结了痂的伤口一
撕而开,火辣辣的痛感瞬间遍布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记得王彬那一晚很慌张,他抽动了几下,听我反复喊疼就停了下来,然后我
们就拥抱着睡在了一起,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下身一条清晰的血线。

  白天走路也很难受,因为大腿根的筋像运动过度之后的手臂那样酸疼,接下
来的几天里我和王彬又做了几次,都是浅尝辄止,除了真实的疼痛外我在头几次
始终在流血——谁说只有第一次才出血,全是他妈的屁话!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终于明白了做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我还不能[全本完结]全感
受到性给我带来的快感,但看到王彬满足的样子自己就会觉得很幸福。

  现在想来当初真是有够白痴,我们居然都不懂得避孕,但我竟然也没有怀孕,
这到底是因为运气好还是我或者他没有那个能力我就不得而知了,无论如何,在
这件事上我似乎是相当幸运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