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哥哥和妹妹 - 巨乳波霸影院



「嗯,不要嘛,无名哥哥,你好坏,不要摸人家那里嘛。」

一个清脆娇嗲的少女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我感觉自己好像活着,但是梦幻般地却到了一个花簇包围的锦帐里,柔软的大床上,我竟然和一个绝世美貌的少女抱着在床上打滚。

少女的面孔我却在意识里看不清楚,但是那美好的轮廓和清脆娇滴滴的声音,让我断定,那肯定是个绝世美人。

但是我怎么又在这个锦帐里呢,那次梦里梦到和妈妈在锦帐里疯狂媾和,被黑衣人捅死了,这次会不会再出现那种情况?

我自己感觉已经不是自己了,娴熟地抚摸着少女圆润光滑的修长美腿,细滑香嫩,缓缓地,我的魔手钻进了少女紧夹的双腿间。

啊!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饱满牝户微微散发着热气,让我一只手掌包裹不住,手指轻轻在牝户已经渗出来粘滑蜜汁滑动着。

手背却感觉少女穿着硬硬的兽皮,而裆间空空如也,手掌兴奋地摩擦着她光溜溜的牝户,让少女情动起来。微微扭动着水蛇般的蛮腰,「嗯嗯」地呻吟起来。

她是谁呢?听声音,不像是妈妈的声音。

秋香?也不像啊,她叫我「无名哥哥」,我叫无名么?

难怪少女不让我摸,玉手按住我的手,吐气如兰,微微娇喘着,轻轻说道:「无名哥哥,不要摸嘛,人家害羞。」

我却呵呵笑了,咬着她的耳朵说:「给我吧,我忍不住了。」

少女娇滴滴地打了我一下说道:「坏死了,就会欺负人家,人家早晚就是你的人,你急什么啊?」

我急不可耐地撩起遮羞的兽皮,少女「啊」的一声,慌忙用手遮住羞处,我哄着她说道:「风儿,天地阴阳交合,方生万物,你我交合有何不妥呢?给我好么?」

少女犹豫一下,轻轻说道:「你要心疼风儿。」

「嗯,我不心疼你,谁心疼你呢?你哥哥么?」

我嘿嘿笑起来,魔手又摸上她光洁无毛的牝户,少女放弃了抵抗。

柔软的牝户让我疯狂,让我下身不由得爆炸一般的膨胀,喘着粗气,轻轻地抚摸着,那柔软,娇嫩,还有手掌感觉出那牝户狭长的裂缝溢出来的蜜汁。

「风儿,让我看看你的下面,好么?」

少女温柔地点头,嘤咛一声玉手遮住了脸,本能地夹紧了双腿。

「放松点,风儿,哥哥会心疼你的。」

我轻轻分开少女圆润修长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玉腿。

啊!映入我眼帘的是少女光洁无毛,微微凸起的女人阴户,像极了一个馒头一样,饱满而娇嫩,在洁白的双腿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饱满的阴户中间有一条狭长的粉红色裂缝,由于紧张那条裂缝微微一张一合的,不停地从裂缝里渗出晶莹的蜜汁,发出一股处女淡淡的香味。

我兴奋地把住少女的两条玉腿,低头轻轻地在冒着热气的饱满阴户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而入。我闭上眼睛笑说:「风儿,好香,你下面好香啊。」

「你好坏。」

少女羞得无处可藏。

我嘿嘿一笑,伸出舌头在光洁无毛的阴户上舔弄起来,轻轻地在肉丘上划过,少女扭动了一下香臀,轻声说:「好痒啊。」

我舔弄着光滑的肉丘,嘿嘿笑说:「哥哥给你止痒。」

说罢,手指扒开少女紧闭的裂缝,里面露出粉红色的嫩肉褶皱,早已经水汪汪的形成一泓美丽的小溪,我伸出舌头沿着裂缝滑动起来。

少女屁股急速扭动起来,嘴里「啊啊」地呻吟着,我快速滑动着,把裂缝里溢出来的蜜汁用舌头卷走,带进口里,香甜美味。

「嗯……嗯,啊……无名……无名哥哥,真的好痒,好舒服啊。」

少女扭动着水蛇腰,那香臀却是在不经意地追逐我的舌头,让我的舌头一下子陷进一个温暖和柔软的空间,里面的蜜汁更多,我配合着她舌头根加了力,狠狠地更加深深地划开她娇羞的裂缝,上下滑动着,舌头在里面「嘶溜嘶溜」地搅动着,滑动着。

「嗯……啊……好舒服,用力,无名哥哥,没想到这么舒服啊,求你用力。」

少女此时的扭动更加激烈起来。

我狠狠地搅动的同时,嘴唇摩擦着饱满的肉丘,含住肉丘,恨不得吃进嘴里去。

少女配合着我的舔弄,双手竟然不捂着脸了,而是按住我的头,让我和她的饱满牝户紧紧贴住,我脑袋快速摆动起来,舌头像是一条金鱼一样在少女牝户的裂缝上下左右游动着,嘴唇摩擦着。

少女「啊啊」地仰起头,紧夹的双腿[全本完结]全分开,有规律地随着我的脑袋摆动配合着我给她的快乐。我把舌头贴在她水汪汪的裂缝柔软的肉的时候,她的屁股向左摆动,让我和她的娇嫩阴肉贴的更加紧。

少女蜜汁汹涌地不断在我嘴边流淌,让我差点溺死,一部分却顺着她的屁股沟溜在床上,柔软的香床湿了一大片。

我看少女动情,舌头绷直,就像一根肉棍子,狠狠插进她裂缝里暴露出来的一个交欢的汹,插进去,抽出来,我的嘴唇碰撞在湿淋淋的肉丘上,蜜汁四溅,溅得我满脸都是。

「啊……对,无名哥哥,就是这样,用力点,风儿好快乐。」

少女屁股律动着,配合着我舌头的插弄。

插弄了一会儿,我舌头困了,手扒开少女粉红的裂缝,在嘴唇在那条蜜汁四溢的裂缝上,轻轻整个吻住,吮吸着。

少女扭着香臀,颤抖着娇躯,娇喘着,锦帐里飘逸着少女快乐的呻吟,和我舌头还在肉丘上「嘶溜嘶溜」的舔弄声。

我喝够了她的蜜汁,嘿嘿笑着看看少女,少女突然发现下面空虚了,娇滴滴地说道:「无名哥哥,快嘛,人家好难受,求你,让风儿舒服。」

我嘿嘿一笑,说道:「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说罢,我的两根手指轻轻插进她的肉缝里,随着我的插入,少女一直张开嘴「啊啊」地叫着,带着有点痛苦的声音,我手指感受着少女肉缝的紧窄和温暖,滑腻的感觉让我不由得继续前进。

突然碰到一层薄薄柔软的膜,不敢再前进了,这就是女人的处女膜啊。

少女突然按住我的手,夹紧了双腿说道:「不要,疼,无名哥哥,真的很疼的。」

我嘿嘿一笑,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了,在这个未经人事处女面前更加兴奋起来。抽出了手指,上面湿淋淋的,我把手指放在少女嘴边说道:「风儿,尝尝你的蜜汁味道。」

少女娇羞地打开我的手说道:「不要,脏死了。」

我拉住她的娇嫩玉手,放在我膨胀到极点的肉棒上,少女马上「啊」一声娇羞地闭上眼睛,缩回了手,我拉住她的手说道:「风儿,摸摸它,就是她能给你舒服,你不是要舒服么?」

少女也不知道自己体内哪来那么多淫欲,慢慢睁开眼睛,把颤抖的玉手放在我的大肉棒上,我的肉棒此时膨胀的青筋暴怒,紫红色的龟头被少女柔软的玉手轻轻的包裹住。

少女突然咯咯笑起来,娇羞地看看我说道:「它好可爱,真的能让风儿舒服么?」

我喘着粗气说:「能,我就给你舒服。」

说罢,推倒了少女,少女嘤咛一声,紧张地看着我挺着肉棒跪在她打开的双腿间,摇摇头说道:「把它插进风儿的下面么?肯定很疼的。」

我嘿嘿一下,握住大肉棒,紫红色硕大的龟头轻轻在少女水汪汪的粉嫩肉缝上滑动着,说道:「疼就一下子,疼过之后,比神仙还爽呢。」

少女疑惑地看着我,突然说道:「那块给风儿吧,被你逗弄,……风儿下面……下面好痒,好像有虫子一样在咬呢,无名哥哥,求你了,给我。给我。」

少女像个小女孩干脆玉手握住我的肉棒往她的阴户肉缝里塞。

我把住少女的双腿,大龟头突然在少女急切的需求下,已经进入了她的阴户,本来就饱满的阴户,被我大龟头撑的裂缝张开了,更加饱满。

「风儿,哥哥来了,忍住点。」

我兴奋地继续推进,啊,好紧窄的玉门啊,里面柔软,温暖不可言喻。

「疼……慢点,无名哥哥,我疼,你的太大了,好胀啊。」

少女扭着蛇腰,干脆做起来,玉手推着我的小腹,不让我继续侵犯。

我不敢轻近,我很疼她的。

俯下身子,推开她包裹在胸部的兽皮,一对晶莹挺拔的乳房展现在我面前,圆润光滑,粉嫩的乳头,像一颗小葡萄一样竖立在雪白的乳房上,我的手轻轻揉捏着柔软的乳房,含住一颗葡萄,少女「啊」的一声抱住我的头。

我的手继续揉捏着她的乳房,大嘴轻轻吻住少女香甜的嘴唇,少女「嗯嗯」地抱住我的头,胡乱地随着我的轻吻伸出舌头来,那小香舍带着甜甜的唾液,迷情意乱了。《小说下载|wRsHu。CoM》

我的手,我的舌头,我的大肉棒同时启动着,同时想给这个绝色少女快感,减少她的痛苦。

我的手把少女饱满圆挺的乳房捏得变换各种形状,我的舌头在少女贝齿上拍打着,在少女的舌根里搅动着,我的肉棒在少女那处女膜之前的阴道里,轻轻抽插着。

三重的刺激,让少女激动的娇躯颤抖,嘴里「嗯嗯」的呻吟在我的嘴唇里震动着。

终于,少女动情了!

「无名……无名哥哥,我要,我要,下面,下面太痒了,我要你给我舒服。」

时机到了!

我继续轻吻着少女香唇,手里却加了把劲儿,快要把少女饱满的乳房捏爆一样。

屁股轻轻抬起,退了一下,然后狠狠吻住少女的嘴唇,捏住少女柔软的乳房。

「噗哧」一声,肉与肉的猛烈摩擦,还有我大龟头冲破那层薄薄的处女膜的声音,清脆响亮地一声。

少女开苞了!

「嗯!」

少女的玉臂突然抱在我背上,就连那两条玉腿一下子缠到我的背上,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背上肌肉,嘴唇让我吻住,只能「嗯」这么叫一声,整个身躯紧紧地缠住我,颤抖着,抽搐着。

我不敢动了,这一下子就破了玉门关,冲破了处女膜,里面的紧窄在少女紧张,和第一次被异物入侵那种夹紧,让我难以想像的长吼一声,太爽了。太紧了。

少女抽泣着,好一会儿在我的爱抚下,慢慢放松了,娇滴滴地打着我的背,说道:「你骗人,太疼了,太疼了。」

我吻了一下她柔软的香唇说道:「过了这关就不疼了。」

少女半信半疑地扭动着屁股说道:「是啊,刚才差点被撕裂了,这时候里面更痒了。」

我嘿嘿一笑,起身把住少女的修长玉腿,轻轻地抽出肉棒,随着抽出,少女痛的「啊」的一声,颤抖着夹紧我的腰,嘴里不停说:「放进去,放进去。」

我笑笑,低头看着少女的阴户,此时因为开苞,阴户充血,肿胀得更加饱满了,那条肉缝已经被我的大肉棒撑开,不能在合上,肉缝里缓缓地流淌着银红的鲜血,我的肉棒被鲜血沾满了,看上去淫糜不堪。

我想快刀斩乱麻,不然少女会更疼。

把住她的腿,猛地抬起来,少女腰离开了床,饱满的香臀暴露在我面前,我把玉腿并在一起,那饱满的,血淋淋的阴户更加突出,看得我眼都直了,挺起肉棒,找到入口,屁股使劲。

「噗嗤」一声全根插入少女饱满紧窄的阴户里。大龟头撞在她娇嫩的子宫上,柔软地弹回来,爽的我「嘶」了一声。

少女「啊」惨叫一声,颤抖的玉腿在空中乱摆,我不能再迟疑了。马上运起了腰部力气,抱住少女凌空的玉腿,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

「嗯,嗯,太爽了,风儿,你下面太紧了,啊,爽死哥哥了。」

我的脸色通红,不管少女扭动着屁股在挣扎,继续我的抽插。

由于太紧了,我抽插很费力,但是这样更爽。

我轻吻着少女的迷人玉腿,屁股和马达一样,一下子插到最深处,全根拔出来,再进去,无休止地撞击少女的子宫。

无数次的子宫弹回,无数次的抽插,让肉棒和阴道里的柔软阴肉摩擦着,快要冒火了。

「啊……嗯,……啊啊,嗯,无名哥哥,快点,不疼了,好舒服啊,快点。」

少女终于摆脱了开苞的痛苦,一下子变得淫媚可人,屁股乱扭着,我的撞击和她的乱扭,更加增加了肉棒和火热阴道的摩擦。

「啪啪啪啪」的我的卵袋在少女迷人的屁股上撞击着,虽然有些疼,但是这种疼马上转为舒爽。

「啊……啊,嗯,风儿,我的宝贝儿,太爽了,你的这个名器真是太爽了,又紧又温暖,哥哥真是爽死了。」

我大汗淋漓,那屁股以超人的频率,在风儿竭嘶里底的喊叫声中砸夯一般地挺动,低头看见那美丽迷人的阴户被我插得红肿不堪,鲜血,蜜汁被我撞得风儿满屁股都是。

「嗯,啊,无名哥哥,我要死了,太舒服了。」

风儿啜泣着,丝毫不肯放松对我的肉棒的夹紧,扭屁股的动作也在我眼前形成白花花的肉景。

迷人的阴户,被大肉棒拉出玉门外那粉嫩的阴肉,白花花的屁股不停地扭动,让我们两忘情地,交合,忘情地缠绵。

「啊,我不行了,无名哥哥,你太强了,我不行了,弄死风儿了。饶了风儿吧。」

风儿突然停止了扭动,屁股随着我无力的放松,跌落在床上。

我的肉棒还插在她紧窄的玉门里,趴在她身上,两人的汗水粘乎乎的粘在一起,我吻着她的唇,感受着她阴道里对我肉棒一跳一跳的紧夹。

我缓缓抽动着,精疲力竭的风儿抱着我的头,深情地说:「再来,狠狠地弄风儿,弄死我。」

我听着话,更加兴奋,把风儿翻转,让她趴在床上,那翘美的的香臀,和香臀缝里的那个让人欲仙欲死的裂缝,让我更加疯狂。

猛地扳开风儿的屁股蛋,大肉棒冷不防地深深再次插进风儿深藏的屁股蛋地下的肉缝里。

「啊!」

我们两都爽的抬起了头,我捏住风儿屁股,又一轮狂风暴雨般的奸淫开始了。

那柔软的屁股蛋,随着我的抽送,被撞出涟漪来。

「啊啊……无名哥哥,这个姿势很爽,快,弄死风儿,我要,快点。」

我抓住风儿屁股蛋,开启马达,那屁股就像对撞机一样,不停地撞击着风儿的屁股,不停地抽插着她紧窄的肉口。

「啊……风儿,太爽了,这个姿势你夹得更紧了,爽死哥哥了,在加紧点,哥哥快来了。」

我不停地抽插,说话的力气都没了。都用在奸淫这个让我疯狂的美少女了。

「啊……无名哥哥,好奇怪啊,我好热,下面好像要尿了一样,你快点,太舒服了,快。快。」

「啪啪啪」的撞击,汗水和风儿的蜜汁都溅起来了,我们忘乎所以,我们抵死缠绵,尽情交合。

「风儿啊,我快忍不住了,哥哥要射了。」

我红着脸,不停地抽插,但是脑子也正在慢慢地被快感淹没,就快要一片空白了。

风儿扭动着屁股,追逐快感,颤抖的屁股蛋,在我撞击下,也不知道是颤抖还是被撞的。

「嗯嗯,无名哥哥,我……我感觉,我要爆炸了,救我,救我。」

风儿快乐的呻吟突然变得痛哭起来。

我抬头一看,天!风儿怎么了?

只见风儿娇美的玉背闪烁着红色的光,若隐若现地,一会儿变成了银色的鳞片,一会儿消失不见,风儿的可爱的头,这时候,突然微微上扬。

「嗷……」

风儿仰头痛苦地喊叫一声,她的头在红色的光芒下,变成了一个硕大无比的蛇头,风儿痛苦地憋红了小脸,摇着头:「不要,不要,我不要变成这样。」

转过头来,哀怜地看着惊呆了的我说道:「无名哥哥,救我,救你的风儿,我不要变成那样。」

我的情欲一下子变得冰冷冰冷的,颤抖着,不敢相信风儿在快要高超的时候会变成怪物。

我摇摇头,马上要离开。但是风儿下面夹得太紧了,不让我抽离,我要走就必需断了根才能走。

我慌乱地推着风儿的屁股,惊慌地摇摇头:「让我走,让我走啊。」

风儿哀怜的眼神突然转变为不信,和泪水,轻轻地摇着头说道:「无名,我让你救我啊,你怕什么?相爱的人是无畏的,什么都不怕,你不救我,反要走,我不想变成怪物,只有爱我的人才能救我,原来你一直都贪恋我的美色,一直想做你们男人想做的事。」

风儿眼神突然变得凌厉可怕,血红的眸子,绝望,哀伤,阴冷地笑起来:「好,好,好,我看错了你,今天你玷污了神圣圣女的躯体,我让你血债血偿。」

「啊,不要,风儿,不要……」

惊慌的我话还没说[全本完结],只见风儿痛苦地扭动着娇躯,那背上的鳞片这时候真正的显现了,风儿的头扭曲着,变成了硕大蛇头。

我早已面无人色,摇着头,风儿没有变化的下身,这时候夹得更紧,像是要把我夹断了一样。

突然,风儿那玉手变成了带着鳞片缝里尖爪,「噗哧」一声,尖爪刺进我的胸膛。

我一阵的窒息,下身肉棒莫名地被夹得来了快感,拼了命似的抱住风儿变成蛇身的腰,肉棒一下子突入风儿没变化的下身子宫里。

悸动!

疼痛!

怨恨!

交织着,我痛苦地射了!一股一股粘稠的精液射进了风儿的子宫里。

「嘶嘶嘶」风儿变成蛇头的那颗头也舒爽地仰起头,探着蛇信子,在没变化的子宫里涌出一道滚烫的玉泉。

风儿也高潮了!

「嘶嘶嘶」风儿久久仰起的头,低下来,那红色的眼睛,看着我好久,然后,流出两行血泪来。

「你不是想爽么?天地之间,蛇性最淫,我让你爽个够!」

绝望的风儿把尖爪刺入我胸口,高高抬起来,凄厉大笑起来。

「呀!」

一声厉啸,另一只尖爪挥过来,作出了一个撕碎我的动作。

我闭上眼睛,我知道很痛,但是那只是瞬间的……

***    ***    ***    ***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恒有欲也,以观其所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之又玄,众眇之门。」

耳边响起一阵浑厚而淡雅的唱念词来。

被梦靥缠绕的我怎么也醒不过来。

唉,又做梦了,好可怕的梦。

嗯?等一下,我还活着么?

我在哪儿呢?

「哞……」

一声沉闷的牛叫声响起,我眼睛像是被万能胶黏住一样,意识里能感觉到,但是好像脑子里一片空白,强打精神拉开眼皮。

隐隐约约的看见身边景色不同我「生前」:但见,青山碧水,草木飞扬,郁郁葱葱,清凉和舒爽沁人心脾,参天古树耸立天地之间,比「生前」见过那些树都要高大挺拔,似乎只有我们掉进悬崖边上那棵老树能与之相比,枝繁叶茂,青翠欲滴,清风一摆,欢快地招手。

栖息枝头那些禽类,却是硕大无比,有雄视傲然的巨鹰,不是扑腾着巨大骇人的翅膀,显示自己在这一块地盘的王者之尊,站在最高处,两边的树枝上都有强健护卫。还有不远处低处枝头上的那些大鸟们,有的竟然有三只尾巴,有的鸟身上竟然有七种颜色,或者跳越枝头玩耍,眼睛里竟是顽皮和无忧无虑,或者卿卿我我偎依在一起,或者是站在对面的枝头上清脆唱歌,招引对面羽毛艳丽的异性。

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咚咚咚地流淌着,偶尔溪水里倒影一只威武的野兽,竟也是头上三只角,硕大的身躯比现实中的大象还要雄伟,倒三角的眼睛血红血红的,探出头舌头在溪水里「哧溜哧溜」地汲水喝。

那草,和我在救秋香时候扒开的草一模一样,比人高了一米多,葱葱郁郁的形成一片一片的翠玉屏障,偶尔从草丛中窜出一只猛兽,逮住一只血玉兔扬长而去……

我这是在哪儿呢?地府没这么华丽啊。

天堂么?我去不了的,心中欲念太重,踏破人伦,老天会收我么?

「哞……」

延伸到望不到边际的草丛里一条清雅小道上,一只壮硕无比的大青牛缓缓向我这边走来,那青牛不是现实中的青牛,龙的脑袋,牛的身子,却是老虎的尾巴,蹄子却是长了璞,稳稳踏在地上,脑袋龙须飘飘,龙角上扬,时不时叫几声,叫声却是牛的声音。

大青牛上坐着一个白衣飘飘的老人,从肩膀处露出一个龙头拐杖,拐杖上挂着一只硕大的酒葫芦,老者发如白雪,背坐着只露出一个有些佝偻的背影来。

听那老者又唱起来:「太平太平,无神太平,换了光阴,得了逍遥,人说神仙好,神仙好,好自在,不如一壶酒,不如一壶酒啊。」

唱毕,青牛仰起头来欢快地又叫了一声。

我摇摇头,看看四周,只有我一个人,躺在一棵参天老树下,而手中还抓着老树突出来的粗大树根,树根[全本完结]好长在树上。我好生纳闷,秋香呢?

站起来,迷迷糊糊,摇摇晃晃的,一屁股又坐下,低头一看,吓了我一跳。

我的衣服呢?我帅气的黄格子衬衫呢?还有那条有链子的牛仔裤呢?

我惊慌失措,取而代之的,是我身上的两块花斑兽皮,脚上却是一双破烂的草鞋,腿上几处划伤,已经凝结了暗红的血迹,上身半露一个肩膀的兽皮,下身只是遮住我男根和臀部的另一块兽皮。

我迷茫地抬起手,无可奈何地放下来,嘴里骂了一句:「shit!」

我这是唱哪出啊?

「咚咚咚」的大青牛停在我身边不走了,大青牛低头用嘴扯了我身边的一片红色小草,咀嚼起来,似乎相当美味啦,然后,冲着我又「哞」地叫了一声,我本能地用手挡住脸,出乎意料的是,这大青牛喷出的气不是现实中的牛那么恶臭,却有股淡淡的花香味,让我神魂一荡。

我不安地看看大青牛,大青牛两只眼睛温柔,似乎没有敌意,我放下心来,抬头看看坐在高大青牛背上的老者,老者深深呼了一口气,清瘦的大手解下了龙头拐杖上的酒壶,喝了一大口,舒爽地又呼了一口气。

头也不转,我看不清他的面目,老者呵呵一笑,又唱起来:「天长地久欲无尽,道大法天天生一,笑问俗人何处来,也罢,也罢,生无忧愁死无怨哪。」

我不明白他唱什么?自己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老爷爷,我是在哪儿啊?」

老头愣了一下,没有转头,呵呵笑了,指了指天,没说话。

我看看天,天上清清郎朗,一片云彩都没有,难道我在天堂?

等我看老者又要问他的时候,那老者却走远了,远远就看见一个迷糊的人影,不时传来歌声,难道是神仙么?

「喂,这是哪里啊?天堂还是地狱?别走啊,啊哟……」

我感觉一阵眩晕,估计是掉下悬崖受了伤了。一屁股坐在树根底下,叹了一口气,自怨自艾地说:「唉,这英雄救美救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吼……」

我还在迷迷糊糊的,没注意刚才喝水那只三角兽已经站在我右侧,凶恶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喷出的气体却不是大青牛那么好闻,一股腥臭让我差点反胃呕吐起来。

但是没机会呕吐了,惊恐地退了几步,那野兽站在我面前好像一座小山一样,恶狠狠地盯着我。

唉,刚刚脱离梦靥里的惊险,又有惊险找上门了,我惹谁了啊?

我后退一步,三角兽前进一步,庞大的身躯堵住了太阳的光,让我在一片阴暗里。

我惊慌地捡起脚下一块石头,狠狠扔向三角兽,「啪」的一声正好打在三角兽的左眼上。

「吼……」

三角兽痛苦地仰起头来,摇晃几下了脑袋,愤怒地弹着巨大的蹄子。鼻子里喷着浊气。

[全本完结]了,这畜生怒了!

我后悔不该惹怒他,要跑没路,自己还受伤了呢,跑不动,再说跑了也被这畜生两三步追上。

我咽了口唾沫,不打算跑了,反正算上梦里那一次,我死了两次了,害怕再死么?

「来吧,畜生!」

我弯下腰来,作了个战斗的姿势。

畜生毕竟是畜生,看见我不惧他,马上晃了晃脑袋,冲上来的脚步停住了,警惕地看着我,鼻子里「呼呼」地出着气,围着我打转。

我冷哼一声,又捡起一块石头。

这下算失策了,不捡石头倒好,捡起石头,没来得及仍,三角兽不干了,怕我在打中他的眼睛,厉吼一声,泰山崩塌一样,向我冲过来。

我又死定了!

我泄了气,抱住脑袋,闭上眼睛,准备受死……

「嗖!」

的一声,好像是一支巨箭。

随后,听见「噗哧」一声,再随后,听见三角兽「嗷」地痛苦嚎叫一声,在地上的蹄子乱扭了几下。

「咚」的一声,像是地震了一样,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

我闭着眼睛,视死如归了,但是老天这个机会不给我。

睁开眼,一看,死对头三角兽倒在地上,喉咙里插着一只红色翎箭,箭头深深刺入三角兽喉咙里,从脖子另一端穿出,难怪他死得这么干脆,这箭来得太犀利了。

三角兽呼哧呼哧地扭动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但是这箭是谁射的呢?

我正纳闷呢。

「嘿!」

一声清脆的少女声音,随后而来的是从倒下三角兽背后凌空跃出一个少女来。轻盈落地,看见我,顿时红了眼睛,扔了手中比她还大的红色大弓,向我跑来,轻启樱唇,叫了声:「无名哥哥……」

天,和梦里一样啊,无名?还有少女那遮住下身和胸部的兽皮,那身段,那声音,那张我梦里看不清的模糊脸庞。

绝世美女!

风儿!

变成了妖怪!

如果梦里是真的,我岂不是又死定了?

我刚放在肚子里的心一下子又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