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完结] - 巨乳波霸影院




雾I

  夏日炎炎正好眠,考个大学过好年。经过多年征战,好不容易考上某国立大学,多年的考试生涯,也正式划上句号。

  说实在的,大学生活的确多采多姿,才新生训练时,就可见到学长们关爱的眼神,自然,关爱不到我身上,学长们早围着女同学们飞来飞去,那轮的到咱们?

  班上总有一两个大美女,身边的苍蝇飞呀飞的,真是三千宠爱集一身,天气冷了,就有人要她多穿衣服;生日到了,还可收到不计其数的礼物,更不必提计概作业,她们永远有人帮忙。我虽然看不下去,却也莫可奈何的自顾自的,谁教老妈生我丑呢?

  也许是自信心有损,我多半躲在旁边闷不吭声,从未和班上女生往来,课翘的又凶,班上没几个人认得我,倒也是逍遥自在。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总务找我收了三百块,我也没问,糊里糊涂的跟其他同学一样交了。後来才知到遭人陷害,交的是迎新露营的钱,既然被拐了,当然要去,不然岂不是吃亏吃大了?幸亏是到坪林去,找个地方钓个鱼,吃吃烤肉也是怡然自得。

  众所嘱目的迎新红娘宿营就在我心不甘,情不愿之下展开。由新竹到坪林的路上,手脚勤快的学长同学们早已钉住班上几块肥肉,还好我有带钓竿,整理一下钓具,看一看风景,倒也不会那麽无趣。

  一到营地,我问清楚吃饭时间之後,立刻手提钓竿,往人少的水边移动。不知怎麽回事儿,坪林的鱼特别难钓,几个小时下来,才钓个三四尾,偏偏好死不死又有三个不知那里来的女生跑到我身边玩水,眼见鱼是不能好好钓了,乾脆看个美女,要是春光外泄一下,鱼跑掉的损失就正好扯平。

  这三个女的看起来似乎是自己班上的,我没上过几堂课,分不出谁是谁,不过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是班上的大美女。咦?她怎麽摆脱学长们的纠缠,过来玩水了?她平常连丑一点的男生都不看第二眼,走路时永远看着上方,越想越是一肚子火,平常是不是被人宠坏了,连有人钓鱼都要过来吵!今天风又不够大,吹不动她的裙子,我还不了本啦!

  不知怎麽搞的,她们三个竟然在我不远处开始打水仗,连剩下的两三尾不怕死的小鱼都游走了,我只好悻悻然的提着钓竿,想换个清静一点的所在。”救命呀!有人溺水啦!"我回头一看,乖乖,班花大姐落水啦。这里离营区少说也有个五六百公尺,我眼见只好下水瞧瞧,暂且把钓竿一放,衣服也来不及脱,砰的一声跳下水去。

  好不容易游了过去,她忽然紧紧的抓着我,差点把我拖下水去,想起以前我老爸曾说过,救人溺水时一定要先把人打昏,以免自己被人拉住反而跟着淹死,於是我当机立断,往她头上大拳一挥,跟本搞不清楚打在那里,只知道她命有够硬的,打了三五拳才昏过去。等我上岸时,已经有几个男同学跑来,跟着把她从水里拖出来。

  ”喂!你干嘛把她打昏?”,某个见义勇为的学长恨恨的对我说。

  ”干!你又不是没看到,她乱抓人,难道要我跟着被淹死是不是?",我越想越恨,头也不回的去找我的钓竿,真是世风日下!

  不知是谁又在自告奋勇的偷吃她豆腐,又没有窒息或停止呼吸,还要做口对口人工呼吸,这些人..罢了!

  於是整个迎新宿营就在我忿忿不平中渡过。班花大姐竟然连个"谢"字都没说,早知道,乾脆让她多吃几口水再救她。只有一两个好同学在旁边劝我消消气,不要跟那些人一般见识。幸亏她被我打了几拳,变成一只母熊猫,想一想也就不那麽生气了。

  从此,班上又恢复了平静,我照常翘课,苍蝇们依旧飞舞。

  期中考完,班上举办汤圆大会,只要是有吃的,我自然义不容辞,吃了再说。一想到可以捞本,整个人就来劲儿。

  汤圆大会那天,风很大,天上飘着毛毛雨,正是吃汤圆的好天气,我在教室里吃了一会儿,觉得太吵了些,便独自端了一大碗躲在教室外面吃。我常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过孤僻,与大家有一些距离,每次热闹的时後,我总是不自在的一个人躲着,想一想,莫可奈何又有些凄凉。

  ”Sam”有人拍了我一下。

  ”请问有事吗?"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班花大姐。

  "露营那天,你是不是有吃我豆腐?",她不怀好意的问。

  ”怎麽说?"我十分惊讶的回头问她。

  ”不然为甚麽要把我打昏?”

  ”喂,奶挣扎的那麽大力,又抓着不让我游泳,不打昏奶,只怕我们两个早烟死了

  !好心没好报!",我显然开始有点生气,口气也不好了。

  ”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偷吃我豆腐..。”,她低着头,红着脸,轻轻的说。

  ”算了,没事。对了,奶叫什麽名字?"我忽然想到我还搞不清楚她叫甚麽。

  她显然感到不敢相信,班上竟然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叫陈玉婷,你以後就叫

  我婷婷好了。”

  "噢!"

  "真对不起,还没跟你说谢谢,反而怀疑到奶头上,不如礼拜天我请你看电影当做

  赔罪好不好?"

  "很抱歉,我不爱看电影..”我是真的不喜欢看电影,而且沾惹到她,我铁定变成系上公敌。

  ”那待会而我请你吃消夜好了!",婷婷显然十分有诚意。

  ”OK!有吃的还有甚麽话说!"

  雾 II

  不过说是一回事,我吃的差不多後就自己找个机会偷跑回去,反正外面下雨,难不成要我骑机车出去吃?

  忘了带伞,好在雨不大,想慢慢走回住处洗个澡,看看第四台就可以睡了。

  ”喂!",真遭糕,婷婷竟然追上来。

  ”你怎麽不守信用,自己一个人就跑了?”她一面用伞帮我遮雨一面说着。

  ”对不起,我看外面在下雨,也不好意思劳动大驾请我吃饭,所以想先走一步”

  ”你是不是讨厌我?"

  "不,只是奶又不缺人照顾,也不差我一个,何必像苍蝇一样缠着奶呢?"

  "哎..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她低下头,幽幽的说。

  ”不然奶打算怎麽办呢?总不能两个人骑着机车,淋着雨出去吧!”我一脸无辜的说。

  ”那就改天好了,你没带伞,我送你回去吧。”

  "也好,反正我住的离学校不远。”

  走着走着,到了我的住处,总是得客套一下,请她喝杯茶。到了住处,忽然想到我租的房间太乱,只好把她放在客厅。

  ”Sam,你怎麽不请我到你房间里面看看?”

  ”我房间太乱,不好意思让奶看..”

  ”不打紧,你让我看嘛..”

  我想一想,乱则乱矣,拉倒,就让她到我房间来坐。我房间的确有够乱,婷婷皱着眉,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帮你收一下好了。”婷婷一面说一面就动手开始收我书桌。我倒是乐的逍遥,到旁边泡咖啡打算过一会儿请她喝,又不打算追她,让她收拾房间也不打紧。

  她收了半个小时左右,两人终於可以好好坐下来休息一下。

  ”以後要自己收拾呦!”

  ”哇,奶还真像妈妈!”

  仔细看看,婷婷并不是说很美,只是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女人味。长长的头发,合身的洋装,把她装扮的像小公主一样。她的声音软软的,配上一些肢体动作,就是有一种吸引人的感觉。难怪有许多人迷她!这种人还是别想追吧!想到此处,人也懒了,起身送她回女生宿舍去。

  婷婷好像想到些什麽,”礼拜四有迎新舞会,你要不要去?"

  "我不会跳舞,过去作什麽?"

  "去玩玩也好呀!"

  "好吧!",我随口应着,一面把她往女生宿舍一推就一溜烟的跑了。回去的时後,脑子里满是懊恼,只怪我没趁她被打昏时好好浑水摸鱼,她总不会每次要淹水前都会通知我吧?

  舞会那天,大家都穿的很漂亮,我从未跳过舞,只好蹲在旁边猛吃点心。场子里放的是动人的音乐,恨的是自己是舞会菜鸟,女同学们早已被一些人钉上,就算有心想找人跳舞,还得通过重重包围,当壁草的心情真是难受,看着大家出双入对,自己却只能找几个落单的同学瞎聊,猛吃点心,早知如此,不如不要来,一阵心酸,只想趁早走开。跑去自己配一杯强力鸡尾酒,想边走边喝回去,此时慢舞时间已到,人都退到场边,想找一条路走出去还不十分容易。

  "Sam,你怎麽自己一个人在旁边,为何不找人跳舞呢?",婷婷跑过来拍了我一下。

  ”我早说过我不会跳,只好多吃一些,捞点儿本总是好的。”

  ”我教你跳好了!"

  "OK!”我赶快把鸡尾酒往肚子里一灌,放了杯子就拉着婷婷去跳慢舞。婷婷显然也是刚学,自己都不太会跳了还来教我,两个人踩来踩去,笑成一团。也许是酒力太强,觉的整个人热的要死,好不容易吃到手的豆腐要我再吐出去是不可能的。”这里好热,要不要出去走走?”我试探性的问婷婷一下。昏昏沉沉的也没留意她愿不愿意,就往外面走去。

  原本我就不打算要追她,所以什麽有的没的都敢说,两个人张家的猫李家的狗,有的没的瞎扯,不时还打来打去。不知为什麽,总觉的她搭在我左肩的手好重,我顺手把她的手拿下来,也许是酒喝多了,胆子特别大,乾脆牵着不放。

  她似乎警觉到有些不对,忽然不说话,整个气氛就此僵住,煞时之间一片沉默,风声蛙鸣四处可闻。我从未牵着女孩子的手像这样子走的,只感到一阵暖流沿着我的手,流过我整个身体,慢慢的,连脚步都开始不稳,一种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转头看她时,婷婷低着头,不知想些甚麽,只觉的我握住的手不断的冒汗,颤抖。

  两人走到松湖旁边,找一处石椅坐下。此时的婷婷,红着脸,垂着头,娇羞无限,我不禁看的痴了,一句深藏心中的话,冲口而出:"婷婷,奶好美!”婷婷听到便软软的,缓缓的靠在我肩上。我整颗心,也跟着起伏不定,自己已分不清要不要追她。此时此刻,多馀的言语已是累赘,我们静静的看着夜空,听着虫声蛙鸣,过了快乐的一晚。

  能牵到手就满足了,何必强攻硬取,使人不悦呢?

  雾 III

  快乐的第二天就此来到。我特地赶去上国文课,顺便看一下婷婷。不过她似乎对我有些冷淡,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想一想,自己也不是什麽大帅哥,舞会那天也有一点误打误撞的成份在,就凭她的条件,数来数去也轮不到我头上。下课时又有帅哥学长跑来约她,我也不想自讨没趣,第二节下课就翘课回家去了。

  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婷婷只是人长的漂亮,个性又开朗,讨人喜欢,像她这种人,本来就不是我能力范围之内所追的到的,何必强求?能够偷吃到豆腐已经是很幸运的,我还是我,我只愿好好的做我自己,高兴的时後笑,悲伤的时後哭,想一想,也就释然了。

  到了傍晚的时後,我正在煮咖啡,忽然电话响了。

  ”喂,我是Sam,请问您找那一位?”

  电话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是婷婷..你今天好像不高兴耶。”

  "没..没事儿,我不太舒服..”,事实上不是我身体不适,而是心里面不太舒服。

  ”那我过去看看你好了,我一会儿到!”

  ”ok!"我就挂了电话。

  唉,有时我也分不清自己是喜欢她还是怎样,看不到人时会想她,看到人时又不想见她,这回她跑过来,真不知是喜欢我还是只因我不小心救了她。婷婷从未表示过喜欢我,有的只是欠我一个人情,就算我强迫取分,她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还不如不要。不要?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想着想着,她已经到了。一进我房间,二话不说,又开始整理了。

  ”奶怎麽这麽喜欢整理房间?",我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只觉的乱乱的就想收..你像小孩子一样不乖,房间也不好好收”

  我听了有些生气,又不是我强迫她,可是她替我收房间,也不好意思说甚麽。

  "真对不起,前两天舞会时有点失态。”

  "不会呀?”,她一说完,好像也发现不对,整个头低低的,不知想些什麽,接着又说:”我不喜欢没有自信的!”

  我一时也开始迷糊起来,她是暗示我要积极一些,还是暗示我别动她歪脑筋?想着想着,一会儿喜一会而悲,患得患失。

  ”你在想什麽?",她一面收拾一面问。

  ”我很谢谢奶为我收拾,我只是凑巧会游泳,不小心救了奶罢了,好像不需要劳动大驾来为我收房间。待会儿我自己收好了,你要不要先喝杯咖啡?”

  "也好。”说归说,婷婷还是把东西收的差不多才停下来。

  ”对了,你那里不舒服?"

  听她一问,我倒是吓了一跳,”我..只是..心理不太舒服..”

  婷婷好像若有所悟,很可爱的说:"哦!吃醋!羞羞脸!"

  我觉得有点闷闷烦烦的:"我们去学校逛逛吧!"

  "也好!"

  当我们走出去时,我想反正大不了被骂一顿,想来婷婷也不致於到处张扬,就牵着她的手一块走。婷婷好像也没反对,还是跟我有说有笑。

  "奶以前有没有牵过男孩子像这样子走的?”

  她用手羞羞我的脸,”你运气好,是第一个!那你呢?"

  "我运气不好,奶是第一个!”

  一会儿,两人又走去湖边坐下。我特别用左手搂着她的腰,让她靠在我身上,一面看夜景一面聊天。

  也许是气氛太好,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两手圈着她的腰,顺势一拉,婷婷就把头枕在我右手臂上,侧躺在我怀中。我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引力吸引着我,不自觉的把头一低,两片热唇紧紧的吻上了她。

  婷婷颤抖了一下,想用手推开我,已经来不及了。我没吻过女孩子,只觉的热热滑滑脑袋一片空白,婷婷的抵抗力也不断减弱,终於整个人软软的瘫在我怀里。

  当我回过神来时,婷婷闭着双眼,羞红着脸,在昏暗的夜色下,显的分外动人,不禁让我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倾诉:"我好喜欢奶..”,一阵一阵的暖流冲击着我,当我们要离去时,两人已经四肢颤抖,东倒西歪互相扶着才走的回去。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外面果然如往常一样的人山人海,婷婷一面走进去,一面不断的回头看着我,忽然她又跑了出来,拉着我到宿舍斜对面的树下,紧紧的抱着我说:”吻我!"

  不知拥吻了多久,婷婷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你好帅!",头也不回的就跑进女生宿舍了。

  怪了,除了我老妈外,她是第二个说我帅的,说我丑的已不记其数。看来美丑不是绝对的,只要看了喜欢就是美。

  第二天我当然一定要去上课,蹲在家里想人倒不如跑去看她。当我一跨进教室,一群男同学立刻围了上来,原来昨天大老千路过被他看到,讲的绘声绘影,果然人尽皆知,妒忌的眼光不断的投在我身上,好奇的询问不断,弄的我尴尬万分。婷婷却依旧镇定如常,不为所动,当然。还是有几只不死心的苍蝇飞来飞去,希望能力挽狂澜,横刀夺爱,显然我必需加强推进,免遭不测!

  几天之後,终於礼拜六两人在外面Pub待太晚,她只好到我那儿去睡,当然,去之前要约法三章:我必需睡地板。

  深秋入冬之时,地板凉飕飕的,并不好睡,我躲在地板上不断的发抖,连讲话声音都会抖。

  婷婷显然也听出来了:”你..不要紧吧?"

  "我..不打紧..顶的住..”

  ”你还是到床上来睡,不要受凉,不过你不可以偷袭我呦!”

  ”嗯!"我匆匆忙忙的钻进去被窝,只听到"阿"一声,原来我手足冰冷,吓了她一跳。

  ”好可怜呦,冻成这样子,给我抱抱..”,婷婷一脸心疼的说。不过两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却是第一次,小弟弟早撑不住,站了起来,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伸手一摸,”什麽东西?”,忽然想到甚麽,红着脸躲在我怀里..唉,早就叫奶不要乱动的嘛!

  有机会同床共枕,当然不可轻易放过..。

  待续...

  雾 IV

  婷婷躲在我怀里,让人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尤其是在深秋时节,天气阴晴不定,晚上寒意袭人,两个人躲在被窝里,倒是温暖如春怡然自得。

  也许是抱在一起,热度较高,薰的婷婷脸红红的,加上一些睡意,* 懒的小脸,更惹人怜爱,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好想好想抱个满怀,把她拥进我的心。

  我翻了个身,把上半身压在她身上,脸贴着脸,淡淡的肥皂香,薰人欲醉,她湿润的双唇,薄薄的,软软的,彷佛洒满露水的花朵,我不禁低头吻她,只觉的好幸服好满足,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婷婷是很爱被吻的,她总是闭着眼睛,一脸陶醉,永远不会嫌我吻她太久。不知两人缠绵了多久才缓缓的分开,我开始注意到她雪白的脖子,美丽的肩,轻轻的抚摸她,让婷婷产生一阵阵的颤抖。

  婷婷跟我差不多高,不论是抱她亲她或是在她耳边温言软语,高度都刚刚好,如同天造地设一般.

  我渐渐的把目标转移到婷婷的脖子,用我的鼻子轻轻的揉着,不时也亲亲她,总让她"阿"的一声叫出来。

  当我开始舔她耳朵时,婷婷已神智不清,不断的发出轻轻的鼻音,抱的我好紧好紧,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握住她的乳房,婷婷乳房没有想像中大,隔着衣服也摸不出来,但是可以感受到胸罩下的部份是丰腴而有弹力的。婷婷也在我双手的抚摸下不断的扭动,连上衣也在不断的扭动中,从裤子里被拉出来。

  我不小心碰到婷婷的肚子,整个人震了一下,不假思索的就掀开她的上衣,露出她雪白的身体,和我向往以久的乳房。婷婷穿了一件小小的少女胸罩,虽然没有复杂的装饰,在昏黄的灯光下依旧明媚动人。

  婷婷没有任何反抗的,让我解开她上半身最後的防线,美丽的乳房,怦然展现在我眼前,让我久久无法呼吸,颤抖的双手,像是保护我最珍贵的东西一样,轻轻的捧着它,细致的皮肤上伴着一点樱红如血,让我心神俱醉,我知道我已欠她太多,没有反悔的馀地了。

  我将脸颊轻轻的靠着她的乳房,听着她的心跳,真是说不出的心满意足。她的乳房温暖而有弹力,虽然看起来不大,却依旧吸引着我,贪婪的吸允着,唤起她一阵阵的呻吟。澎湃的热血,在我体内四处流窜,我深情的看着她,好想把她和我融在一起,永不分离。

  我已承受不住狂热的激情,"我..可以吗?",我毫无理性的说出我的愿望,婷婷一句话也没说,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始脱她的裤子。婷婷柔顺的躺着,不阻止我,也不帮我,只有闭着眼睛,不断的发抖。不一会儿,两个人都已一丝不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毫无保留的她。

  婷婷的腰很细,有一双又直又匀称的腿,和尖尖翘翘的臀部。脚踝很细很美,光用手握住就觉得很舒服,让人忘记一切的去吻它,婷婷也不断的叫出声音,我第一次发现女孩子的足踝有这麽大的吸引力。

  她的阴毛稀疏而柔软,两片小阴唇湿湿的隐约可见,在灯下像是两片沾满雾水的花瓣,闪闪发光。

  我整个人趴在她身上,当小弟弟碰到她阴户时才发现,原来婷婷早已湿透,整个阴户又热又滑,小弟弟舒服的靠在她两片缝隙间,自在的滑动,潺潺水声依稀可闻。

  忽然想起待会儿要发生的事,一股莫明的恐惧涌上心头;道德,责任,还有无限的未知,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奶..怕不怕?”

  婷婷点点头,低声的说:"要..轻一点..”,害怕之情溢於言表。两人紧紧的抱住,我用右手扶着小弟弟,吃力的找到她湿滑缝隙间的凹陷处,稍稍顶一下,婷婷就喊出:"痛..轻一点..”,於是我只好让小弟弟先放再那里,不断的用我的双唇吻着婷婷,趁她不留神时,大力一推,”阿!",婷婷大叫一声,紧紧的抱着我,扭曲的脸上,写满了她的痛楚。我不知道我进去了多少,只觉得婷婷极度收缩的阴道,夹的我好痛,想再前进一寸都不可能。

  看着婷婷痛成那样,一阵心酸,我好想哭。不过现在已进退维谷,如箭在弦,不得不发。我不断的吻她,亲她,用手爱抚着她,希望转移她的注意力,再一点一点的将整个小弟弟装入她的阴道,我甚至可以感道她紧缩的阴道,传来一阵一阵的悸动。

  待续...

  雾 V

  她湿滑的肉壁,好似惊惧到极点一般,紧紧夹住我最敏感的地方;汗水交织在她雪白的身体上,划出纵横交错的轨迹。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她的身体和情绪,才渐渐缓和下来。

  "还痛不痛?”,我有点儿担心的问。

  她摇摇头,我才敢开始慢慢加快脚步。此时的我,只想在最不伤害她的情况下,赶快脱身,希望她能及早适应我的大小,以後才可玩的痛快。

  不过,我的想法维持不了多久,就被逐渐高涨的情欲所* 溃....

  她的阴道已逐渐适应,刚进去时的乾涩已不复存在,进出之际虽时会喊痛,却无剧烈的抵抗;於是我慢慢加大运动的幅度,让自己满腔情欲不断累积,一股热流早已蓄势待发,虽然我十分不愿意让自己第一次草草结束,竭力忍耐,滚滚洪流还是决堤而出,如同潮水般的淹没她整个私处,沿着她两腿缝隙间缓缓流下,四散奔流到婷婷的臀部,浸湿了下方的床单。

  婷婷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床上,不住的喘息,看着她红通通的小脸,我煞时间觉得和她好接近,她是属於我的!

  整理完汤汤水水後,两人在床上相对而卧,我忽然想到,像我这种人,为何能如此容易得到她的心呢?

  "对了,奶怎麽会看上我的?”

  她歪着头想了一下,"我不知道,也许你让我没有警戒心吧!"

  後记:

  许多人曾间我,如何才能追到女孩子?我长的这麽丑,该怎麽办才好?事实上,女人看男人,与男人看女人的角度大不相同。女孩子虽然也会看男人的长相,重要性却没那麽高。一个男生,只要和善的待人,表现出自我,总是会有喜欢的人出现的。盲目的怨天尤人,除了使别人瞧不起之外,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也有许多人常看到一些其貌不扬的人,跟着令人称羡的女友。我想,也许是那些人,不容易让女孩子产生警戒心吧!

  雾--续集(1)

  与婷婷交往,的确是一件令人快乐的事情,婷婷总是那麽的活泼,让人又疼又爱。在班上,虽然大家都知道她有男友,却依然十分乐意亲近她,算是一个十分有人缘的女孩。

  婷婷有几个死党,在班上形影不离,一个是小个子的雅雯,一个是班上另一朵花,也就是诗筠。雅雯虽然人不漂亮,却十分的贴心,惹人怜爱;诗筠仗着人漂亮,对爱情抱着十分有趣的观点,只要有更合适的人出现,她会毫不考虑的投向另一个人的怀抱,直至今日,我还无法分辨是好是坏,毕竟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在没有婚姻约束下,谁也不能强迫她一定不能换男友的。

  每天下课後,婷婷总是会和她们瞎扯一下,久而久之,我也变成她们的一份子了。然而在雅雯交了外校一个男友之後,大家的感情就愈来愈淡了。我反正己有婷婷这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友,平常又混,倒是不大要紧,反而婷婷觉得她们见色忘友,心理十分不痛快。我见到这景象,也只好有的没的瞎逗婷婷开心,时间一久,也就不大要紧了。

  然而事有不巧,当雅雯和诗筠同时失恋时,婷婷和我就变成她们倾诉的最佳对象,每天下课後,她们三个女的总是窝在我这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她们以前男友的不对。

  我一个男的夹在她们中间,说这也不好,说那又不对,简直快要让人发疯,只好一个人躲在旁边,当一个最佳听众。不过我不喜欢诗筠,她前两任男友,一个她认为不够帅,於是换了一个帅的;後来又嫌他不够有钱,换了一个医学院的帅哥;结果医学院的帅哥,又被一个又漂亮又有钱的大小姐拐走..我听的满肚子不高兴,她甩人甩太多,终於让人好好的整了一下,希望她这次能学乖一点,不要老是对男人嫌东嫌西的,好似男人都一定要又帅又有钱,否则就不算是男人一样。

  雅雯就比较可怜了,她男友原本对她也不错,只是男方家长老是嫌她太矮,又有新的竞争者加入後,她男友终於还是投入它人怀抱。真的很让我同情。

  事情有时後真的很难预料,一些女孩子不懂得欣赏好男孩,一昧的要求男方又帅又有钱,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事,也就是那男的倒底值不值得信赖。反而我周遭一些长的不出色的男孩,却是最理想的选择。殊不知帅哥的引诱多,花心的也多,今天他看奶的美貌而追奶,他日难保不被更漂亮的拐走。而许多自认唐璜第二的男生也犯了同样的毛病,让我不知该说什麽好。

  所以我十分同情雅雯,婷婷似乎也是如此,倒是十分好心的安慰雅雯,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去哄诗筠了。诗筠也真是的,还老是提一些帅不帅的问题,弄的雅雯这种自卑感严重的人十分不是味道。

  在私底下,我和婷婷也是想法一样,诗筠实在是不大讨人喜欢,可是大家同学一场,也不好意思明说,所以婷婷想了一个十分好的主意,就是星期日的时後让她去陪雅雯逛街,由我去打发令人讨厌的诗筠,免的雅雯又不是味道。原本我想好好的趁星期天大战一场的计划,只好无限期延後了。这几天婷婷每天回学校宿舍陪她们两个,快憋死我了!

  到了星期天,婷婷已决定要去逛街,我不喜欢逛街,所以就跑去和诗筠一起看MTV,因为看MTV不必多说话,只要乖乖的窝着看就好,又省事儿,不禁令我暗自得意,想到一个不费事的好方法!

  诗筠虽然号称失恋中,却还是一样的穿着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和一件十分合身,完全表现上围的T恤;我定神一看,除了不讨人喜欢的个性外,她真的非常性感,引人注目。明亮的眼眸,秀丽的脸庞,完全看不出她竟然如此现实,让人不欣赏。

  "Sam,你要看什麽片子"

  "不要紧,我什麽都看。今天奶最大,就由奶作主好了",我反正要睡觉,看什麽都无所谓的。

  於是诗筠选了一部文艺片,我也搞不清楚,反正看就是了,不好看还可以睡觉吧!

  标题:雾--续集(3)

  不过在我接下来的时间都不太专心,整个头脑都乱乱的。婷婷己经是非常不错的好对象,我也应该别无所求了,只是美女当前,想要不动心真的是很难的。

  回去的时後一路无话,也许突然的亲蜜关系,让大家感到尴尬吧。婷婷逛街通常要到很晚才会回来,这一段时间不知要如何打发是好。

  到了我的宿舍,大家沉默了一段时间,诗筠好像也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怯生生的问我"你们男生都是这样子的吗?”

  我一时不知道她在问些什麽,"怎麽说?”

  "男生难道都是为了女人的身体才亲近我们的吗?”

  ”我不晓得,不过,奶的身材不错,人又漂亮,男生看到奶想不起色心也难!"

  "是吗?为何有不少人都能找到不错的男友呢?”

  "那些人心态比奶好多了,当然能找到不错的对象。"

  "是吗?"

  "是的,奶在挑人,人家也在挑奶,奶挑的对象大家都喜欢,他被别的女生吸引,也是十分正常的。奶想想看,今天他追的到奶,他怎麽追不到更好的;奶遇到更好的,就会立刻换人,他为何不能换呢?"

  "可是我是女生呀!何况他还...."

  "女生也要有所警觉呀!奶也不是小孩子了,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任的。他又没强迫奶的话,奶也不能拿他怎样,唯一能约束他的也只有道德意识而已;奶以前换来换去的,不知伤了多少人的心,还不是一样的不十分妥当。自己要找什麽样的人,就要担什麽样的风险,与其找一个担心受怕的对象,不如找一个真正懂得欣赏自己,且对自己好的人才是。"不过虽然这样说,我也警觉到自己不是什麽好东西,竟然对她毛手毛脚的,而且我也知道自己十分讨厌她这种人,不会有什麽结果的。说人家之前,竟然没反省自己一下,显然也有不对的地方。

  想到这里,十分不好意思,轻轻的拍了她一下,"算了,下次注意一点,希望奶能遇到更好的,不要老是以貌取人好吗,奶这麽漂亮,一定会遇到好好珍惜奶的人的!"

  诗筠显然好了一些,点点头,靠在我的大腿上,温驯的躺着。我摸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的脸庞,唉!要不是她个性不讨我喜欢,她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不过我没什麽钱,不符合她的需求就是了。

  "Sam,要是你没遇见婷婷,你会喜欢我吗?

  我愣了一下,她这种人,我要喜欢上是十分困难的,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我就知道我不讨人喜欢!"

  "不是的,奶十分吸引人,只是个性和我不大合吧.."我亲了她脸颊一下,"奶是很漂亮的!不要东想西想的啦。"

  我把她移到靠枕上,然後躺在身旁。刚才在MTV里对她毛手毛脚的,不知她会不会告诉婷婷,否则我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了。标题:雾--续集(2)

  那间MTV的装潢不错,虽然贵了一些,不过纯欧式的造形倒是十分有情调;房间的门还是自动由内反锁的,显然是所谓的"情人包厢"一类的,下次可以和婷婷一起来看。

  片子的内容我是没什麽兴趣,不过扇情画面不少,女主角的身材不错,人又漂亮,只可惜只有露毛的程度,不像A片一样精彩就是了。而且不时又有一些恐怖镜头,不知不觉中,诗筠已靠在我的旁边,抓着我的手不放;她倒是不要紧,不过我可是正常男人,一面有扇情镜头,一面有美女在旁,还抓着我的手,简直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嘛!想归想,我的左手还是十分不听使唤的搂着诗筠的腰,整个人都开始不自在了;当一个人被女配角用冰锥刺死後,诗筠竟然"哇"的一声钻到我的怀里,吓了我一跳。

  「诗筠乖,别害怕..。」我一面哄她一面暗笑,又吃了一顿豆腐,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亲了她一下。其实仔细看她,诗筠真的是漂亮,长长的睫毛,光滑的皮肤,雪白的颈子;真正可怕的是她一流的身材,比婷婷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她的屁股,又尖又翘,让人热血沸腾。不过婷婷的个性比诗筠好多了,又开朗又体贴,除了身材不如诗筠外,长相也比诗筠好看一些。

  於是诗筠就大大方方的躲在我怀里看MTV,也不在乎让我抱,时间稍久,我的身体也开始产生反应,整个脑袋只想到如何偷吃豆腐,不自觉的把手渐渐的移上去,慢慢的用手臂圈着她的乳房。她的呼吸也开始急促,显然也是发现不对的地方,只是她既然没有拒绝,我就继续玩下去,十分不安份的用手去摸她的乳房,她除了刚开始好像不太自在之外,也没说什麽话。我并不喜欢她,也不在乎她会不会生气,胆子也比较大;见她不反对我抚摸乳房,我就直接把她T恤拉出来,并把胸罩解开。心里想的是奶人漂亮又怎样,还不是要跟人上床,对男人挑三拣四的,还是落在我的手上,一股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两只手用力的玩弄她的乳房,人也显的有些急燥,乾脆翻身压在她身上,把她的短裙拉上来,二话不说的脱掉她的内裤。伸手一摸,果然私处湿漉漉的,还可以摸到一些奇怪的东西,湿湿滑滑十分有趣,仔细一想,原来是她的小阴唇特别大,裸露在外,哇!好性感!

  我不知道她是否还是处女,不敢乱来,只能用手指轻轻的试探一下,伸到她的阴道口附近,竟然没叫痛,显然不是原厂的,难怪这麽大方,说上就上。

  既然如此,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恣意的玩赏她最神秘的所在。我俯身下去,轻轻的用鼻子顶她的阴蒂,顺便舔一下,引起她一阵阵的颤抖,她和婷婷不一样的是她不会叫,只会急促的喘气,潺潺的淫水也顺势而出。

  我伸了一根手指进去,她的小穴并不会很紧,热热的,湿湿的,仔细的感受一下,还可摸到阴道里有一道道的皱摺。我便侧躺在她的旁边,一面用舌头舔她的乳头,并且用右手中指插在她的小穴中,绕着她的阴道划着圈圈。淫水沿着我的手指,不住的往外渗出;我想,她坐着的靠枕一定也湿透了,下一位客人,若是男性的话,还真幸运呀!

  诗筠也许是放不开,只会发出* 声而不会叫,在她紧闭的双眼下,不知会不会觉的我太过火了?不过这不在我注意的范围内就是了。

  她的喘息声逐渐加大,身体也紧紧的绷住,莫约过了十分钟,她忽然像是抽筋一样,整个人开始颤抖,阴道也傅来一阵阵抽动,我知道她达到高潮,於是停下动作,轻轻的搂着她,亲她一下,继续看完剩下的片子。标题:雾--续集(3)

  不过在我接下来的时间都不太专心,整个头脑都乱乱的。婷婷己经是非常不错的好对象,我也应该别无所求了,只是美女当前,想要不动心真的是很难的。

  回去的时後一路无话,也许突然的亲蜜关系,让大家感到尴尬吧。婷婷逛街通常要到很晚才会回来,这一段时间不知要如何打发是好。

  到了我的宿舍,大家沉默了一段时间,诗筠好像也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怯生生的问我"你们男生都是这样子的吗?”

  我一时不知道她在问些什麽,"怎麽说?”

  "男生难道都是为了女人的身体才亲近我们的吗?”

  ”我不晓得,不过,奶的身材不错,人又漂亮,男生看到奶想不起色心也难!"

  "是吗?为何有不少人都能找到不错的男友呢?”

  "那些人心态比奶好多了,当然能找到不错的对象。"

  "是吗?"

  "是的,奶在挑人,人家也在挑奶,奶挑的对象大家都喜欢,他被别的女生吸引,也是十分正常的。奶想想看,今天他追的到奶,他怎麽追不到更好的;奶遇到更好的,就会立刻换人,他为何不能换呢?"

  "可是我是女生呀!何况他还...."

  "女生也要有所警觉呀!奶也不是小孩子了,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任的。他又没强迫奶的话,奶也不能拿他怎样,唯一能约束他的也只有道德意识而已;奶以前换来换去的,不知伤了多少人的心,还不是一样的不十分妥当。自己要找什麽样的人,就要担什麽样的风险,与其找一个担心受怕的对象,不如找一个真正懂得欣赏自己,且对自己好的人才是。"

  不过虽然这样说,我也警觉到自己不是什麽好东西,竟然对她毛手毛脚的,而且我也知道自己十分讨厌她这种人,不会有什麽结果的。说人家之前,竟然没反省自己一下,显然也有不对的地方。

  想到这里,十分不好意思,轻轻的拍了她一下,"算了,下次注意一点,希望奶能遇到更好的,不要老是以貌取人好吗,奶这麽漂亮,一定会遇到好好珍惜奶的人的!"

  诗筠显然好了一些,点点头,靠在我的大腿上,温驯的躺着。我摸着她的头发,看着她的脸庞,唉!要不是她个性不讨我喜欢,她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不过我没什麽钱,不符合她的需求就是了。

  "Sam,要是你没遇见婷婷,你会喜欢我吗?

  我愣了一下,她这种人,我要喜欢上是十分困难的,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我就知道我不讨人喜欢!"

  "不是的,奶十分吸引人,只是个性和我不大合吧.."我亲了她脸颊一下,"奶是很漂亮的!不要东想西想的啦。"

  我把她移到靠枕上,然後躺在身旁。刚才在MTV里对她毛手毛脚的,不知她会不会告诉婷婷,否则我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了。

  标题:雾--续集(4)

  虽然的的理智告诉我不该对不起婷婷的,但是躺在美女旁边,对我而言真的是一项残酷的考验;我一方面要找话题,一方面要抵抗她的诱惑,我感到我的自制力正快速的减低中。

  诗筠的身上好像有一种奇怪的引力,不断的引诱我向她发动攻击,更何况刚才在MTV里我还对她上下其手,自己却没有了断一下,让我全身都不大自在。反正做都做了,於是我就伸手把诗筠搂在怀里,轻轻的抚摸她的背,一面亲她的脸颊。诗筠也十分合作的把两手放在的的胸前,将头靠在我的肩膀旁边,像一只温顺的小羊。

  人与人之间是十分奇妙的,当两人默然相对时,一种奇妙的感觉就会在两人之间慢慢的弥漫开来,就算躺在我身边的不是婷婷,也有着怡然幸福的味道。我用食指轻轻的把她的脸抬起来,一时之间百感交集,不禁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眸,不久前的温存一一涌上心头,一阵惘然,四片嘴唇纠缠在一起,分不清是婷婷还是诗筠。

  诗筠是一个很好的情人,她会主动的亲我,爱抚我。在我不知不觉中,她已除去了她的外衣,剩下白色的内衣裤;玉一般的肌肤,丰满的身材,像野火一般的激情,昏眩了我的眼睛,融化了我的心。

  我也除去了恼人的外衣,用颤抖的双手,解开了她的胸罩,浑圆无瑕的双乳,展露在我的眼前,坚挺的曲线,晶莹的皮肤,美的让我不敢逼视,让我窒息。我脱下她的内裤,好看到毫无保留的她。

  当我站起来想脱去自己内裤时,她阻止了我。她先将脸靠在我的小弟弟上亲一下,再轻轻的脱下来,把小弟弟用手捧着,冷不防的亲了它一下,我"啊"的一声叫出来,她才十分满意的让我躺下来。

  "你没有让人亲过它吧?”

  我点点头,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她好像想到了些什麽,把地上的衣服丢到我头上,"不准看!"

  於是我闭上眼睛,突然一阵电击般的感觉透过我的下半身,冲进了我的身体。她显然是用嘴含住了它,用她的舌头一圈一圈的磨擦我的龟头,阵阵暖流涌入我的身体,将我熔化在她两片热唇之中,分不清是梦是真。

  等我睁开眼睛时,诗筠己坐在我的身上,用她温暖多汁的小穴,在我最敏感的地方上下套动,湿滑的淫水顺着枪杆流下;亿万个精子,也随着她上下的套动,不断的累积挣脱的能量,终於在她不断的鼓励下,决堤而出,冲向孕育生命的宫殿,填满她每一寸空隙。我紧紧的抓着她,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感,好希望时间永远静止,永远不要停。

  诗筠一直到所有的精液都被榨乾後才停止动作,趴在我身上,让我无力的抱着,一滴一滴的精液也禁不住地心引力的牵引,流到我的肚子上,再流到地毯上。两个人也累了,就这样抱着睡去。

  标题:雾--续集(5)

  婷婷一直到晚上才回来,那时我和诗筠才吃过晚饭;说实在的,我十分担心婷婷会发现不对的地方,幸好诗筠什麽也没说,反而和没事一样的与大家聊的很快乐。女人的应变能力真的很强!不过当我送她们回去後,心中还是一样的七上八下,说实在的,我和诗筠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与诗筠发生关系,的确是一件有趣的事;她的身材好,又十分的懂情趣,是一个好情人,然而不讨我喜欢的性格,要我娶她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我也有点後悔,婷婷对我真的很好,自己没有理由要对不起她。不过,在此之後,诗筠的态度也有所改变,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对男人嫌东嫌西的,也许也是好事一件吧!

  於是平常的日子就开始有趣多了,当婷婷在的时後,婷婷是最大的,但是如果那天婷婷出去或是回家,诗筠就会过来陪我,让我享尽艳福;我和诗筠也有默契,都不会向婷婷说出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我总不能只对诗筠好一点,我也得对雅雯好一些,以免细心的女人看出不对的地方。

  不过雅雯的心情依旧是起伏不定的,显然是对前任男友无法释怀,转眼之间寒假己到,婷婷和诗筠家住南部,都要回去,只剩下我和雅雯留在学校,哄她高兴的重责大任就落在我一人的身上了。

  有一天晚上,我送雅雯回去时,她突然说要我多陪她一下,在学校找个地方静一静,所以我们两人就跑到系办顶楼去,一面可以聊天,一面又可以看学校的夜景。

  晚上的学校,除去了白日的水泥外衣,有着一份神秘的美感,在这种环境下,十分容易让人想入非非。雅雯好像也是受到一些影响,有时哭有时笑;她哭的时後是如此的楚楚可怜,笑的时後又是如夏日晴空般的缤纷璀灿,深深的左右了我的情绪。

  冬天的风很大,我看她好像冷了,"天冷了,要不要回去?"

  她摇摇头,"我想再看一下...."

  我只好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的帮她披上,她忽然抓住我的手,哭了出来。

  我拍拍她的背,"哭吧,哭一下奶会好过一些..",事实上我是十分怕女生哭的;她在我怀中一阵阵的抽搐着,抽痛了我的心,扰乱了我的思绪,她是如此的娇小,惹人怜惜,我不禁低下头来,轻轻的把她眼上的泪痕亲去。

  她抬起头,"你会冷的,我们回去好了.."

  好贴心呀,我不由自主的吻上了她,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夜深了,回去吧!",我牵着她的手,送她回宿舍,没想到已是半夜一点多,宿舍早已关门,只好让她到我的住处去。

  夜半时分,校园冷冷清清,只有我们两人,刺骨寒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更衬得严冬寂寥,我握着她冰冷的小手,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感受。

  一回到住处,我把房门一关,立刻反身将雅雯抱住,两个人趺在地上,拥吻在一起,我实在无法克制自己去疼她、爱她,跟漂亮的婷婷和诗筠比起来,她更让我怦然心动。可爱的雅雯,娇小的好像可以藏在口袋里一样,整个人躲在我的怀中,好似一只向主人撒娇的小猫。

  我的心中,充满了爱怜。

  标题:雾--续集(6)

  我的手不断的向她身上各处移动,雅雯并不会加以抵挡,我的脑中一片混乱,一时想到婷婷,有时又想到雅闻,三个女人的身影在我的脑中一一浮现;我实在是十分爱婷婷的,但是自己又是十分的不明智,完全无法抵挡女性的诱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忏悔,却又一次次的违背良心。

  我的手还是敌不过我的理性,打开了她的上衣,解开了她的胸罩;两个小巧的乳房毫无保留的展露在我的眼前,好小,真的好小,只像是两颗鸭蛋一般的大小,却是那麽的娇嫩,吹弹即破。我伸手握住了它,让它可爱的乳头在我的手指间变硬;雅雯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脸也愈来愈红,我自然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所以毫不犹豫的把她裤子的拉链解开,整个脱下来。

  不一会儿,两人己是赤裸相对,我伸手到她的私处去,那儿早已湿透,两片小小的阴唇也已张开,等待我的到来。所以我就用手指尖沾一点淫水,在她的小核上不住的摩擦,她也开始神智不清的发出呻吟声。於是我就用食指尖往她的阴道口伸过去,"痛!"她大叫了一声,让我吓了一跳。

  我煞时之间发现我做错了事,她竟然还是处女,我原先也是以为她会和诗筠一样的不会保有完壁之身,现在发现了这件事,真的是让我十分惊讶,原先高涨的情欲也在瞬间冷却。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奶还是..处女"

  "算了.."她摇摇头,接着说:"不是处女又怎样?"

  我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是忍不住将她抱住,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