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暮色终于散去

巷子里却增添了几抹颜色

霓虹灯的闪耀让我的身下发胀

只好默默地念着

不怕牺牲 排除万难


在一番寻找勘察之后

跨步走进一个陌生的店门

在隐约的喘息和呻吟声中

检阅了翘着腿的慵懒的XJ


在一个转角迂回的走廊的尽头

我躺在竹席上,雄伟的炮管指向屋顶

未干的唾液映出闪闪光芒

向禁区坚定地挺进


一番鏖战,交付战果

警官证随着钱包无意滑露

操他妈,干得太爽 大意了

“大哥,你早说啊”

“大哥,幺妹以后好好伺候你呀”


我把东西放回自己的包里

瞥见了包里的几张红头白纸

它提示我这个月的罚款计划还没有[全篇]成

我清了清嗓子

好的, 我还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