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门外的肖青璇,听着男人的嘶吼与女人的呻吟,一时之间有些迟疑,但想到诸女是在自己的要求下才失了贞节,无论如何都有不可推拖的责任。

  “啊...姐姐不要...不要看啊...”“青...青璇...为师...唉...”“喔...好师姪...这可真是...嗯...太舒服了...要不要一起来啊?”

  “师姐...呜...哼...”看着眼前淫靡的群交嘲,肖青璇百感交集,她身上的淫毒已经解了,没道理诸女的毒还未解开,这有两种解释:第一种是她们中的毒太深,只透过一次交没法[全篇]全根治;另一种则是嚐到了甜头,离不开男人的棒子了。

  肖青璇知道这两种解释都没太大差别,后者代表男人的阳具征服了她们,而前者则增加诸女与男人交的次数,在巴利等人强悍的能力下,根本就是饮鸩止渴,最终还是殊途同归。

  肖青璇先是深吸了一口气,掩盖住自己乱了的呼吸,才用着能让全场众人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们先停一停,我有话要说。”

  “啊...不...不能停啊...人家要到了...”“呜...你这样夹我受不了...我快射了...”“不许射...人家还没到之前...不许射...”肖青璇的请求没能让众人动作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的渴求着高潮的来到,看着诸女主动挺腰迎合,浑然忘记自己已婚的身分,肖青璇有些生气,可想到早前自己也是在浴房和四德乱来,顿时失了说教的兴致。

  “难道真的是压抑太久,解放之后便会这样?”

  肖青璇自顾自的帮诸女开脱,其实潜意识里也是在为自己早前的行为找藉口。

  象徵高潮与射精的吼叫此起彼落,众人趴在地上静静感受着极乐的余韵,片刻之后男人们才将阳具依依不舍的从蜜穴中抽出,白浊的精液便自洞口顺流而下,看得肖青璇眼角跳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全篇]事的众人并没有穿上衣物,浑身赤裸的站在肖青璇面前,汗水与淫液混在一起的味道刺鼻的让她皱眉,面色不愉的说道:“你们为何不把衣物穿起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身上又湿又黏的,谁愿意穿上衣服受罪?李香君这才跳出来说道:“师姐啊!大夥儿身上湿湿黏黏的,穿衣服多不舒服啊,还不如待会一起去洗洗,你要一起来吗?”

  肖青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师妹,任凭未婚夫乱来也就罢了,自己也跟其他男人纠缠不清,这还是贤淑良德的大华女子吗?“你都是已经准备要嫁人的人了,怎么还可以随便跟其他男人交媾?这般不知轻重,就不怕你未婚夫休了你?”李香君无辜的回道:“本来我也不想的,可是师傅她们都把巴利抢走了,郝大郝应也不留给我,所以...”这招祸引东流之计果然高明,肖青璇立刻将目光移到宁雨昔等人身上,诸女有些受不住她的目光,缓缓低下了头。

  肖青璇见状心中轻叹,依其本身的看法,诸女现下这般德行实在跟她脱不了关系,至少是自己同意让她们和男人交媾,虽是保住她们的命,却也同时让压抑的欲望有了宣泄管道,接下来...就是自己睡过去这段时间的事了。

  不知道巴利等人与诸女私下龌龊勾当,肖青璇自然而然的就推出了结论。

  虽然不清楚巴利究竟是怎么和高酋他们勾搭上的,但诸女的丑态都被看的一清二楚,他们又怎么能轻易打发?肖青璇看着三女,最终还是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的淫毒都解了吗?”

  淫毒自然是解了,可若是诚实以告,不就代表光明正大与男人作爱的机会告吹了吗?若是林三归来之期近一些,三女或许就不会有所迟疑,但知晓林三还要有几个月的时间才回大华,要她们怎么等的下去?如果巴利能够信守承诺不碰她们,再等一段时日或许三女的心思就淡了,可在三女还未能忘怀肉欲快感时,淫毒使她们又再度与巴利等人交媾,心中的渴求反而变得更加强烈,甚至连跟其他人发生关系也不顾了。

  安碧如与宁雨昔毕竟还是肖青璇长辈,不好将心里的意思说出来,两人眼神示意,秦仙儿不得不站出来回道:“仙儿与师傅她们身上的淫毒自然已经解了,只是...”“只是什么?”

  要说的话太过露骨,对象又是自己的血亲,便是秦仙儿也不免害臊,有些扭捏了起来,可是看到安碧如与宁雨昔眼中的期盼之意,还有男人眼中藏着的邪光,为了众人的幸福,只得硬着头皮回道:“淫毒虽然解了,可是却不由自主...都在想着和男人...那个...”

  秦仙儿的回话让肖青璇的呼吸粗重了几分,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感同身受;就如同早前明明已经和四德等人说好一夜风流,最后却还是让他在浴房得逞是同样道理。

  加上自己也曾被巴利的大肏过,自然明白那种极乐快感对女的吸引力。

  事已至此,肖青璇也向二位师门长辈问道:“师傅你们也跟仙儿一样吗?”

  宁雨昔心中还有些挣扎,毕竟在决定与林三共度一生时,她已经让肖青璇为难了一次,此时又要让她在肖青璇面前承认对其他男人有感觉,岂不让徒儿更加为难?“青璇...我知道这样对不起小贼...也对不起你...可是为师...为师真的忍耐不住啊!”

  宁雨昔挣扎的表情让在场的人见了都为之一动,想将这朵高岭之花捧在怀中,好好呵护疼爱一番,当然男人的呵护比之女人又多出一分念想,这种念想是否能实现,端看肖青璇给的答覆了。

  而安碧如自然与二女同样的意思。

  “果真如此!便连师傅也躲不开这原始的冲动吗?三哥,青璇该...唉...青璇也是不洁之身,又有何资格规劝她们?”

  肖青璇知道三女的想法后,颇有些心灰意冷,这些年兢兢业业的维持林家家业,谁知不过短短的时日内,自己与妹妹等人便相继失身於他人,甚至还有欲罢不能的感觉,要不是肚中胎儿的提醒,或许自己也会跟诸女一样吧?肖青璇轻叹一声,心想此事还是瞒着三哥为好,只是绝对不能让诸女继续沉沦下去了。

  “此前的事我也不多说,不过大夥别忘记自己的身分,我不想三哥回来后看到分崩离析的林府,你们准备一下同我回家。”

  肖青璇颇为头疼怎么处理众人的关系,巴利等人是被自己喊过来的,而且又是李香君的未婚夫婿,实在难以追究责任;可是高酋他们呢?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至於四德为宁雨昔解毒的事,肖青璇自然还记得,可是董青山与高酋会不会也......。

  为了顾忌三女的面子,肖青璇还是决定不问了,毕竟看到方才三女在洋人身下浪的迎合,问与不问又有什么分别呢?秦仙儿与宁雨昔面有难色,不是因为肖青璇的处理太严苛,事实上这种当作没事发生的做法,对於一向自律甚严的肖青璇来说已经很大度了。

  只是憋了这么多天,早被巴利等人养大的胃口多少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既然肖青璇有息事宁人的打算,那能不能多放纵个几天?二女虽是这样想,可还是不好意思开口,纷纷看向安碧如。

  安碧如白眼一翻,心想着不管师姐与徒儿,如今在床事上的表现比之自己都不惶多让,甚至师姐还大胆开了先河让四德肏她,如今却还是要自己来当这个恶人。

  瞄了几眼男人的样子,高酋等人自不消说,眼中的期盼不比二女少,而巴利仍是带着往常的微笑,只是左手的食指与拇指扣出一个圆圈,右手二指则合并进入了圆圈内,显然在提醒当日用二龙抢珠把安碧如搞到屈服的事。

  安碧如脸儿微红,想起那天之后恢复正常的自己多次想找回场子,巴利却死活不让她如愿以偿,如今巴利给出这个暗示,难道是要给自己报仇的机会?若要问安碧如的本心,或许她也不清楚自己是真的想报仇,还是想再嚐嚐被征服的极度快感;可不论如何,她还是决定站出来了。

  吸引众人目光的安碧如轻描淡写的说道:“春宵苦短,师姪你又何必如此急躁?要我说不如让大夥再乐上个几天,待小弟弟回来便好聚好散,如此不是皆大欢喜?当然了!此事可不能让小弟弟知晓。”

  这种提议超出了肖青璇的想像,憋了好久才说出两个字:“无...无耻!”安碧如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过去挽着肖青璇的手臂说道:“师姪不能这么说啊!你看看小弟弟娶了这么多老婆,让我们守了多少个寂寞的夜晚?凭我们的姿色若嫁给一般人家,就算说不上是夜夜笙歌,至少也是两三天一回事,我和你师傅都年过三旬,还有多少年华可以浪费?”

  听到安碧如拿年龄来说事,肖青璇有些动摇了,安碧如看在眼里,打铁趁热的道:“况且我们不过是在小弟弟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放纵一下而已,等他一回来,自然会乖乖的回去,你又何必如此不近人情?”

 …过一番思想斗争后,肖青璇还是坚决回道:“不!你们可以跟我回去、也可以就此离开林府,可绝不能吃里扒外还当作没事发生!”

  要不是因为重新意识到胎儿的存在,肖青璇或许不会像现在这般强硬,毕竟她也已失身於丈夫之外的男人,同样品嚐到男女之事的乐趣。

  只是安碧如的提议虽然满足了她们的欲望,却刻意忽略了婚姻中应负的责任,这是她所不能容许的。

 ∩惜她的觉醒来的太晚,莫忘了在淫毒事件之前,她就已经和董青山与四德苟且过,在当事人都在场的情况之下,又怎能让她继续大义凛然下去,阻碍他们的享乐大计?董青山率先发难:“嫂嫂这样说,莫非是要离开三哥入我董家的门?这可让青山太为难了,姐夫只怕不会答应。”

  四德见董青山发话,自然也不甘示弱的说道:“董哥在说什么傻话?我与大夫人情投意合,之前还曾鸳鸯戏水、共赴巫山,大夫人必定心向着我的,选的怎么可能是你?”

  还未得知昨夜真相的三女,一听到二人说的话就懵了,肖青璇不是只有跟巴利交何过吗?什么时后又跟这两人有过关系?肖青璇听到二人口无遮拦,气急败坏的斥道:“我何曾说过这样的话?你二人可别随便诬衊我!”

  董青山与四德异口同声的回道:“啊?”

  董青山慌乱的道:“不...这...可是...我们都发生过关系了...我还以为你是在跟我表明心迹来着...”

  四德也接着说道:“我比董哥多接触了夫人一次...我还以为夫人是比较喜欢我的...唉!莫非这就是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可是共造的那些云雨,难道也是假的吗?”

  敢情肖青璇不只出轨,还同时脚踏两条船啊!秦仙儿惊讶的道:“姐姐你真大胆,香君同伺三人还可说是国情不同,可像你这样可是道道地地的红杏出墙,在大华可是要游街示众的啊!”

  肖青璇恨恨的看着董青山与四德,想不到二人的胆子大到这种程度,要是自己当初果决一些,也不必落得如今窘境,现在也只能否认到底了。

  “我...”话才开了头,宁雨昔便一脸严肃的立在她的跟前,冷冷的问道:“青璇你回答我,他们两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自从共侍一夫后,宁雨昔对肖青璇多有歉意,许久未曾摆过师傅的架子,如今一个质问,将肖青璇心中对师傅的敬畏重新升腾起来,本就不擅说谎的她被宁雨昔的气势一压,心知再也瞒不过去,索将事情交代的一乾二净。

  宁雨昔静静的听[全篇]前因后果,知道自己虽然并未算计徒儿,却仍是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做了帮凶,多少有些歉意,但这也是个挤兑肖青璇的好机会,在肉欲与道德伦理的冲突之下,清新脱俗的绝代女剑客顿时有了决断。

  “唉!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青璇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坦白一切的肖青璇浑身脱力,却也显得无比轻松,或许趁此卸下林府主母的重担也好,说起来许久没有见到铮儿了呢!他会接纳我这个不贞的母亲吗?“青璇无话可说,等三哥回来,我就卸下林家主母的权力...”宁雨昔将手抚上肖青璇的脸颊,略带冰凉的温度是如此熟悉而让人眷恋,肖青璇闭眼感觉着与她关系複杂的师傅的安慰。

  “傻孩子!你并没有错!不需要做到那种地步。”

  宁雨昔先是好言劝慰着肖青璇,随即呼喊着董青山与四德到她眼前。

  “你俩好大的胆子,竟敢趁隙欺辱我徒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正当众人意外宁雨昔要帮肖青璇出头时,却看到宁雨昔逗弄着两人的阳具,义正严词的说道:“为了让我徒儿日后能安心的待在林府,我这做师傅的也只能下海了!且让我看看你俩有何本事,能将我徒儿勾引的主动配合。”

  眼前的闹剧让安碧如也为之失笑,想不到数十日的时间,师姐也学会使坏了呢!不甘落於人后的她搂着郝大郝应二人的手臂,说道:“既然师姐有此觉悟,师妹理当奉陪,虽然不能同师姪原班人马,至少也要意思一下,证明我等共同进退的决心。”

  见到师傅师叔雷厉风行就分走了四人,秦仙儿生怕李香君跟她抢,虽然对同父异母的姐姐有些歉意,却还是拉着高酋与巴利说道:“我也不能弃姐姐於不顾,师傅你们可别丢下我啊!”

 〈到诸女这般姐妹情深,肖青璇只能苦笑;虽然她知道即便没有与四德等人的丑事,今天的结果或许也不会改变,但毕竟自己又多给了诸女理由放纵情欲,到了这个地步,除了认同诸女能让各方满意的决定外,她已别无选择。

  “三哥...青璇真的无能为力了...”李香君知道今天的主角并非自己,所以并没有跟诸女争抢,不过她早就盯上了俊俏的风晴,将其脱的一丝不挂。

  “亏你是个大华人,生了个跟巴利一样白白嫩嫩的呢!不过在这个年纪还未勃起就有这般大小,早晚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小白脸。”

  李香君兴致盎然的用手指剥开脱皮未[全篇]全的小嫩鸡,在风晴微疼的呼声中开始帮他套弄起来,还不忘问道:“小弟弟嚐过跟女人欢好的滋味没有?那可是很快乐的喔!”

  “没...没有。”

  李香君闻言更开心了,对於她这种几经历练的女而言,能将一个男孩转变成大人,也是极为令人兴奋的事。

 ∩惜她的努力并未得到回报,少年的阳具呈现一种半软半硬的状态,即便湿热的口腔与灵巧的舌头的包覆,也没有半分起色;李香君心一横,纤细的手指无预警的捅入风晴的屁眼,阳具才反射的涨大,填满了她的口腔。

  李香君吐出风晴的阳具后,揶揄的笑道:“年纪轻轻的却是个变态呢!那么喜欢被人家玩屁眼吗?”

  风晴羞涩的回道:“风晴以前...是脔童...”李香君恍然大悟,却跟发现新玩具一样,手指快速的戳动着少年的屁眼,而风晴的反应果然较先前敏感,经过训练的呻吟搭配中的声音,不论男女都为之侧目。

  “风晴小弟,姐姐弄的你舒不舒服啊?”

  “舒...舒服!”

  李香君将手指从风晴的屁眼里拔出来,放在风晴的眼前说道:“那先把姐姐的手舔乾净,待会还有更舒服的呢!”

  由於过去的职业使然,风晴平时都有清洁屁眼的习惯,所以李香君的手指还算乾净,虽然仍残留着腥臭的气味,风晴还是将插过他屁眼的纤纤玉指含在嘴里,甚至自发的吸吮着;可爱的模样勾起了李香君的欲望与母本能,空着的手抚摸着下体,春心荡漾。

  “喔...这就是三修吗...好...好舒服!难怪会让青璇...爽...爽的主动配合...呜...肏死我了...”

  “啊...不要...不要这么用力啊...天...天啊...你俩的太大...蜜穴跟菊穴...都...都要撑裂了...又...又来了!”

  “讨厌...竟然要跟洋人和高酋...呜...为了姐姐...仙儿要忍耐...”安碧如三女此时重温两穴同操的旧梦,久违的感觉让她们高潮连连、淫水不断;被两根黑屌肏着的安碧如自然不用多说,宁雨昔和秦仙儿也不惶多让。

  换在过去与巴利等人欢好时,想享受这般极乐都要排队,哪能如现下雨露均霑?本该置身事外的肖青璇,看着三女如此欢愉,本已平息的欲望又有些蠢蠢欲动的感觉,尤其是昨夜才开苞的菊穴,有着说不出来的痒,偏偏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法去抓,显得更加坐立难安。

  “香君姐姐...不要舔那边...髒...”李香君说话算话,果然变了花样玩弄风晴,舌头时而舔着少年的菊门、时而入侵菊道,手则绕到前面把玩着少年硬挺的阳具,还不忘抚慰自己空虚的蜜洞,忙的不亦乐乎。

  肖青璇看着李香君与风晴的前戏,菊穴便越发的痒,印象中那种贯穿肠道的感觉,此时清晰的於脑海重现,直到风晴忍不住射精的冲动,将些许阳精溅射在她身上时,她再度动摇了。

  “反正最终大夥的事都是要对三哥隐瞒的,我为什么不能多享受一点?不!肖青璇...不要忘记你的责任,还有腹中的胎儿,你绝不可以一错再错...”

  李香君闻着手上的阳精味道,十分迷醉的将阳精都吞了下去,脸上还带着意犹未尽的感觉。

  “这就是风晴小弟的味道呢!滋味还不错呢!”

  风晴在被李香君舔过屁眼、吞过阳精后,对其好感大增,他低贱的出身,何曾有被这样服侍的经验?原本对女不太感兴趣的他,此时竟主动的向李香君索吻,射精后的阳具也重新的恢复元气,期待第一次的男女交合。

  “这就是女的唇吗?好软、好滑,而且...好香。”

  两人的吻技皆是以迎合为主、不带侵略,有武功底子的李香君自不消说,风晴也因职业需求而练就了气息绵长的呼吸,各自曾有一段不堪岁月的两人,相吻起来异常契合,虽未真的销魂,彼此的情欲已经浓烈的不可阻挡,甚至感染到了一旁的肖青璇。

  在与风晴拥吻的同时,李香君的眼角不时的扫过肖青璇,轻易的在她脸上看见挣扎,心中暗笑师姐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虽然自己欲火难耐,可为了巴利的大计,只好再牺牲一下了。

  趁着喘气歇息的时间,李香君又在风晴的耳边说了些悄悄话,头一回被女勾魂的少年自然言听计从,在二人的合计下,心神不定的肖青璇瞬间被制伏。

  “香君你这是...”“我看师姐忍的挺辛苦,这不就来帮你了?”

  “我...我才没有!”

  李香君将手伸入肖青璇的衣襟里,把玩着柔软的乳房,一边说道:“师姐总是这么不诚实,你的乳头都已经硬了呢!这样说来,说不定下面也...”李香君顺势将手一路向下,划过微凸的小腹,往肖青璇的秘密地带摸去。

  “住...住手!”

  肖青璇微弱的抵抗没能发挥半分作用,下体就被摸到动情的证据,羞得她不敢抬头。

  “师姐何必这么口不对心?听说你后来和四德他俩玩的时候还挺开放的。”

  “那两个混蛋竟然把这事也告诉了香君,真是羞死人了!”

  还是风晴出来告知早些时候肖青璇的异状,这才使李香君停下戏弄师姐的打算,恍然大悟道:“原来是师姐未来的孩儿看不过眼,要把你导回正途来的。”

  肖青璇闻言大窘,有这么说话的吗?又听着李香君继续说道:“不过师姐你这样可太不厚道,不能因为你个人的因素,就阻挡大夥儿快活啊!”

  肖青璇急忙回道:“我才没有v且这种事本来就是不该......”跟着巴利久了,李香君颠倒因果的话术也学了八九分,再加上肖青璇本就德有亏,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辩起,暗地里忍不住扪心自问,是否真的有这种念头在作祟。

  李香君不让肖青璇有太多思考的时间,再度说道:“师姐又何必担心太多,女人身上可不只一个洞呢!后路走多了,其实也是别有滋味的。”

  肖青璇听到李香君这么说又更羞愧了,因为她菊花初夜的丧失也不过是昨夜的事,对象还是丈夫的妻弟-董青山。

  李香君也不管肖青璇的衣物还未[全篇]全脱下,就让风晴把他未嚐过肉味的阳具磨蹭着肖青璇的菊穴口,本就有些痒的菊穴经过灼热的阳具摩擦,倒是止了些痒意;只是肖青璇本已熄下去的欲火,又开始慢慢燃烧了。

  风晴看着自己的阳具在肖青璇的菊穴口徘徊,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想起过去自己只能趴着等别人的巨物入侵自己的菊道,怎能料想到有能够玩弄女人菊穴的一天?混杂着各种情绪的火焰烧光了他的理智,不等肖青璇投降,便抢先顶开菊穴口,进入肖青璇体内。

  “喔...啊...不...不要整个进来啊...太...太大...我...我受不住...”

  由於风晴遇到的客人多数都精虫上脑,不玩怜香惜玉那套,尤其喜欢脔童的惨叫声,每回都是直接就进去了。

  熬过阵痛期的风晴早已习惯,也忘记了肛交曾经给他的痛苦,只觉得肖青璇不断蠕动的肠肉让他的阳具万分舒服,情不自禁的越发卖力起来。

  李香君在旁边倒是看的津津有味,风晴的作风对肖青璇而言稍嫌粗鲁,却正好合她的胃口,有了想将这个特别的少年调教的心思。

  不过和之前一样被晾在一旁,李香君多少有些不快,但眼尖的她很快发现床头有根角先生,又想到了新的主意。

  努力的肏着肖青璇屁眼的风晴,敏感的发现自己的屁眼好像被什么东西碰着,忍不住回头望了下,就看见李香君笑吟吟的把角先生在眼前晃了晃,又重新将其抵着风晴的屁眼。

  “香君姐姐...”看着可爱的少年郎有些哀怨的盯着她瞧,李香君笑道:“你欺负我师姐,我也只好欺负回来了。还是说,你不愿意让我欺负。”

  少年早在不知觉间对李香君有了淡淡的情愫,哪会拒绝於她?於是李香君先把高酋等人留在蜜穴的精液做润滑,让蜜穴含下一半的角先生后,开始客串风晴的恩客,将另一半的角先生顶进了风晴的肠道。

  受到刺激的风晴,对着肖青璇的进攻便慢了下来。

  肖青璇火辣辣的屁眼经过蹂躏后,肠肉软了不少,原本只能带来痛苦的阳具,也渐渐的带来另类的快感,而动情的呻吟也混在了诸女的声音之中,到这个时候,不论肖青璇的思想有多么顽固,也只能回归原始的本能,与诸女同流合汙。

  时间又过了数日,肖青璇终於决心要离开这个令她爱恨难明的淫窟。

  巴利与高酋一干人等自然出来送行,还不忘刻意往她的屁股望去,让肖青璇的面上染上了红霞。

  “我要走了,你们...可不要亏待我的姐妹。”

  “嫂夫人何必急着走呢?虽然你现在只有屁眼能玩,我们还是能好好伺候你的嘛!”

  高酋淫荡的笑着,一边伸出手摸往肖青璇的俏臀。

  出乎意料之外,肖青璇既没有躲开,也没有打掉高酋的爪子,而是任凭轻薄。

  男人的大手摸在自己的臀肉上时,肖青璇觉得自己的屁眼好像又敏感的缩了一下,一对眼眸不若以往清明,铺了层迷离色彩;她略带遗憾的说道:“青璇不走不行了!若是继续待下去,我怕自己把持不住,毁了这个孩儿,还不如早日离开,好好回宫里养胎。”

  四德闻言则在一旁偷笑,吸引了众人目光。

  “你笑什么?”

  “我在想当今圣上如果知道她的老娘被其他男人轮过了菊花,那时的脸色不知会多么精彩。”

  听到四德这么说,众人的脸色都有点古怪,肖青璇后悔当初跟他说了那些话,这奴才胆子越来越肥了。

  跟风晴好过之后,肖青璇已经认了命,几个男人虽对无法肏她的蜜穴而有所遗憾,不过很快便投入了调教屁眼的大业中。

  在高酋的珍藏的药物作用下,进度是一日千里,可众人的计划可没那么简单;男人刻意让肖青璇最重视的师傅宁雨昔与妹妹秦仙儿带上双头龙,让两人轮番上阵肏肖青璇屁眼。

 〈着师傅与妹妹成为帮凶,用着假阳具肏着自己,肖青璇觉得倍加羞愤,却又无法抵挡菊穴传来的快感。

  “青璇...呜...羞死为师了I是他们说如果我不这么作,就不跟我切磋了,你要体谅我啊!”

  “啊...姐姐被我干屁眼呢!让人家想起跟三哥的第一次,也是从后边来的,习惯就舒服了。”

  其他人在旁边享乐边观赏,几个忍不住的,就对着肏着肖青璇的宁雨昔或秦仙儿突袭,将又热又烫的阳具肏进她们空着的菊穴,而她们也配合的喊道:“啊...大...干进人家的屁眼了...呜...好深...好厉害...好像顶到肚子了!”

  这样玩了一两天,大夥又鼓捣出一个菊花日,规定在那天只能肏菊穴,而肖青璇却只能被绑在旁边的椅子上乾瞪眼,此时的她菊穴空荡荡的,连角先生都没有,可原本紧缩的菊穴已经可以看出微绽的风情,只待採花客摘採了。

  “啊...我...我受不了了,快...快来干青璇的屁眼啊!”

  当粗大而真实的阳具进入了身体,肖青璇觉得有说不出的满足,下体传出的快感如此强烈,让她分不出到底被肏的是不是菊穴。

 ∩是男人怎会轻易放过她呢?充满腥味的阳具贴近,让闭眼感觉的肖青璇不得不张开眼睛,看着男人说出威胁的话语。


  “都说女人有三个洞,青璇夫人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如果不品箫也不打紧,不过就要请你再等等了。”

  众人看着肖青璇说着我吃的时候,就知道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